南京政协
用户名
密 码
标准版
个人主页
登录
重置
首页 > 南京史话
巴黎和会与五四运动
[发布日期:2019-07-03]   本文已被浏览过: 次   字号:

    191811月,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次年118日,巴黎和会在法国外交部会议厅正式开幕,27个国家的代表参会,美、英、法、意、日五国首脑和外长组成了巴黎和会初期的最高决策机构“十人会”,其中美、英、法、意四大巨头,掌控着和会的话语权。

   中国作为战胜国之一,特派陆征祥、王正廷、施肇基、顾维钧、魏宸组五人为全权代表,组成代表团出席会议。但和会尚未开始,中国代表团即接到通知,原定给予中国的五个席位被减至两席。这仅仅是不公的开始。

巴黎和会召开之前,美国总统威尔逊曾提出各国相互保证政治独立及领土完整、国无大小强弱一律享有同等权利等和平条款,即著名的“十四条宣言”。中国参会之初,以为可以借此谋求某种程度的公平待遇,废除不平等条约。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

1919127日上午,日本在“十人会”上无耻地提出要继承德国在中国山东的特权,德国在山东的权益应无条件让与日本。当中国代表团突然接到通知时,对此并无任何准备。顾维钧临危受命,于28日在会上慷慨陈词,舌战日本,据理阐明战前德国的胶州租借地和胶济铁路以及其他一切权益应直接交还中国之理由。

这是顾维钧第一次在国际外交讲坛上发表长篇演说。“初似发言稍颤,既乃侃侃而谈”,“山东为孔孟降生之地,即中国人民所视为神圣之地”,“该地之交还中国,实为应得之权利。” 他要求“根据和会承认的民族主义和领土完整的原则,中国有权收回(山东被占的)那些领土。”他那“中国孔子有如西方耶稣,中国不能失去山东正如西方不能失去耶路撒冷”的名言,刊登在《费加罗报》上,被人们交相传诵。显然,西方人可以不关心孔子和山东,但他们决不可能不在乎上帝和耶路撒冷。顾维钧的滔滔雄辩,在会场上引起强烈反响,各国首脑纷纷表示赞赏。日方一时哑口无言。

此后和会就山东问题进行了多次讨论。美国提出了将山东暂交英、法、日、意、美五国共管等新方案,但均遭日本拒绝。430日,意大利总理奥兰多因要求得不到满足而退出和会。日本借机要挟:如果山东问题得不到满足,就将效仿意大利。为了各自的利益,英、美、法三国会议对山东问题作出最后裁决,将德国在山东的一切权益均让与日本,并强迫中国无条件接受。至此,中国在山东问题上的交涉完全失败。

巴黎和会关于山东问题的无理决定,打破了中国人民对帝国主义列强的幻想。52日,《晨报》《国闻周报》等各大报纸相继发表文章,疾呼:“胶州亡矣!山东亡矣!国不国矣!……国亡无日,愿合我四万万众誓死图之!”全国为之震动。54日,北京大学等校3000多名学生齐集天安门前示威游行,要求“外争国权,内惩国贼”,反帝爱国的五四运动爆发。

随即,全国工商各界也加入到运动中来,罢工罢市,支持学生的爱国行动。各界人士也纷纷致电北京政府及和会代表,要求拒绝签字。55日,山东省议会致电大总统、国务院,“务恳大总统、总理坚持初议,迅电专使拒绝署名”。69日,直系将领陆军第三师师长吴佩孚率众将发出通电,要求“释放学生,以培养士气,一面促开国民大会,宣示外交得失缘由,共维时艰,俾全国一致力争收回青岛,以平民气,而救危亡”。6月底,上海万人集会游行,要求“不认签字,取消密约”。

在国内各界的强大压力下,54日,中国代表团向英、美、法“三人团”提出抗议,表示三国的决议违背了威尔逊的十四条原则,“实为痛切失望”。北京政府也迫于压力,指示代表团在和约上签字时对有关山东问题的条款提出保留意见,但遭到了列强的拒绝。《巴黎会议关于胶澳问题交涉纪要》中记载:中国代表“最初主张(把保留意见)注入约内,不允,改附约后,又不允,改在约外,又不允,改为仅用声明不用保留字,又不允,不得已改为临时分函声明,不能因签字而有妨将来之提请重议云云,又完全被拒”。一方是赤裸裸的大国强权,一方是风起云涌的爱国风潮,中国代表们在做着艰难的抉择。

628日是巴黎和会对德条约签字的日子,中国代表最终做出了一致的决定:拒绝前往会场签字,并发表宣言,严正指出,“大会对于山东问题的解决办法不公道”,“若再隐忍签字,中国前途将更无外交之可言”。这是近代中国在世界列强面前首次说不,其意义重大,影响深远。

下一篇:沈秀助筑南京城
[关闭窗口]
南京政协
南京市政协 主办单位
建议使用分辨率:1024*768 IE8.0及以上版本浏览
南京市信息中心 支持单位
苏ICP备05011449号-1
您是第 位浏览者
委员之家机关工作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