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政协
用户名
密 码
标准版
个人主页
登录
重置
首页 > 文史天地
当代南京雏形显现
[发布日期:2018-08-22]   本文已被浏览过: 次   字号:

 当代南京雏形显现
 
 

  咸丰三年(一八五三)太平军攻占南京,定都于此,改称天京。从城市建设方面来看,太平天国确实给南京城带来了一场千年不遇的空前浩劫,城中房屋十之八九毁于兵火,六朝建都以来一千六百年文化遗存、明初建都以来五百年和平发展的成就,毁于一旦。

  清同治三年(一八六四)六月十五,清政府在收复南京城后,陆续开始城建恢复工作,官方在原址重建各级官署学府。同治四年江宁府署建成,重筑驻防城,恢复钟山书院、凤池书院,建金陵织造局于珠宝廊;五年朝天宫新江宁府学落成,龙蟠里惜阴书院恢复;六年布政使司署建成;八年江安督粮道署建成,上元、江宁两县学在旧址重建,尊经书院恢复,武庙峻工;九年江南盐法道署、上元县署、江宁县署建成;九年起重建两江总督署,至十一年建成,同年江宁将军署、江宁织造署建成;十二年(一八七三)修葺明孝陵。

  与此同时,政府采取种种积极措施,促进民间经济活动的恢复和社会生活的正常化。战乱期间的逃亡人口陆续回归故里,重建家园。

  有史料统计,战乱之前南京的人口曾达到九十万,战乱平息安定后,也仅有二十七万人。城内民居建筑虽然多遭兵火之劫,所幸空间格局未变,街巷尺度都还有迹可寻。居民沿街或沿河重建居宅,数年之间,就大致恢复了战前的城市肌理和街区面貌,道路也大多沿用过去的名称。但此前的坊、厢编制已无法查考,遂改编为保甲制,以十户为一牌,十牌为一甲,十甲为一保。

  据《同治上江两县志》卷五,太平天国乱后,“图牒散佚,乡制仅存,坊厢诸名,浸就湮没。今之甲,古之坊也”。城内依东北、西北、东南、西南划为四区,分片列甲,东北十八甲,西北二十九甲,东南二十六甲,西南四十九甲;但居民区北界实际只到今广州路、珠江路一线,再往北人烟明显稀少;东界只到竹桥至大中桥一线,不进入驻防城。驻防城内不列甲;城外通济门厢不列甲,聚宝门厢九甲,三山门厢七甲,石城门厢不列甲,仪凤门厢八甲。

  由此大略可知,此时居民分布的疏密,仍然保持了战前南密北疏、西密东疏的格局。

  记述晚清南京城市面貌的文献,最重要的要数方志学家陈作霖所著《运渎桥道小志》《凤麓小志》《东城志略》及其子陈诒绂所著《钟南淮北区域志》《石城山志》,不但文字记载准确,而且配有地图。这五种书所记述的范围拼合起来,几乎就是南京老城区的全境。

  光绪二十四年(一八九八),法国人盖拉蒂绘制出了南京最早的坐标地图《江宁府城图》,准确地标示出南京城郭、山川、道路和建筑位置,为今人了解清末南京城市面貌,也提供了一种可靠的依据。从这幅图中可以看出当时的城市建筑与人口分布,仍主要集中在南唐宫城以南的范畴内。鼓楼以西、以北人烟稀少,而城内建筑依河、依路而建的格局,也相当明显。

  更为重要的是,因为同治、光绪年间,先后任两江总督的曾国藩、李鸿章、刘坤一、沈葆桢、左宗棠、曾国荃、张之洞、端方等,都是洋务运动的重要骨干人物,使南京在引进新兴工业、实施新式教育、建设新型城市等方面,都能得风气之先,所以这一次大劫难后的大恢复,不再是简单的重建,而是一种螺旋式的上升。同时,西方列强迫使江宁开埠,中国官方民间积极应对,使城北下关江边迅速形成新的交通与商贸中心,大大拉开了城市发展的框架,已显现出当代南京的雏形。

 

(来源:南京日报)

 
 

下一篇:从“社会贤达”到 “无党派人士”称谓的演变
[关闭窗口]
南京政协
南京市政协 主办单位
建议使用分辨率:1024*768 IE8.0及以上版本浏览
南京市信息中心 支持单位
苏ICP备05011449号-1
您是第 位浏览者
委员之家机关工作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