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政协
用户名
密 码
标准版
个人主页
登录
重置
首页 > 文史天地
飘摇时局中的工业强国梦 ——原国民政府资源委员会略述
[发布日期:2018-04-10]   本文已被浏览过: 次   字号:

   “我们中国需要几个梦,这些梦实现了,我们对建设才能有自信力。”

  ——钱昌照

  这是一个奇迹般的机构,创立初期仅仅只有31名员工,十几年后却发展成为了拥有30多万员工、下辖近千家大中型企业的庞大机构;它是民国时期重工业建设的核心机构,管理着当时中国的石油、钢铁、电力、机械、煤炭等国家的命脉行业;由它选派赴美的数百位技术人员,回国后成为建设中国重工业的技术骨干乃至行业的开创者;它以“公诚”作为自己的会训,鼓舞着一批又一批有志于为中国的重工业发展贡献力量的仁人志士们不断奋斗……它,就是原国民政府资源委员会。

  193211月,在蒋介石的授意下,国防设计委员会正式成立,它就是资源委员会的前身。该会隶属于国民政府参谋本部,其工作涉及军事、国际关系、教育文化、财政经济、原料及制造、交通运输、土地及粮食、专门人才调查等多个方面。19354月,国防设计委员会与兵工署资源司合并,改隶军事委员会,并易名资源委员会。根据组织条例,该会职掌范围包括:关于资源的调查研究、资源的开发以及资源的动员。自那时起,资源委员会的工作重心逐渐由调查研究过渡到重工业的建设。自1936年起,资源委员会开展了工业建设,历时一年多时间,成立了21个厂矿单位。然而随着19377月抗日战争的全面爆发,资源委员会的各项工业事业受到了巨大影响。原本建设于沿海的各家厂矿,为避免受到战火波及,响应号召,纷纷向西南内陆内迁。19388月,在资源委员会的主持下,会同财政部、军政部、实业部组织了工厂迁移委员会,派遣大批人员前往各地组织迁移。各厂矿职工冒着枪林弹雨,和拆卸下来的机器设备一起,溯长江而上,奔赴西南,在大后方重建起了工业生产的力量。

  193712月,国民政府将原实业部、全国经济委员会、建设委员会、军事委员会第三部和第四部、资源委员会等机构合并,成立经济部。与此同时,各经济机构也进行了重新整合。这一切都是为了配合战时经济体制而作出的调整。抗战时期的资源委员会,由于管理着对战争中至为重要的工矿资源的开发利用,其重要性不言而喻。而资源委员会也没有辜负历史交给它的重任。

  资源委员会在工业建设方面作出的重要成就之一即是大力发展了中国的电力事业。众所周知,在任何工业生产中,电能都是不可或缺的,因此,电力工业是所有工业建设的先行官。资源委员会独具慧眼的领导者们看到了这一点,于是他们通过申请政府拨款和向银行借款的方式,投入大量资金发展电力工业。并入经济部后,资源委员会设立了电业处,并设立了川陕、湘黔和云南三个工程处。1938年,在全国工业大规模内迁至西南大后方后,资源委员会又在后方大力发展电力工业,先后建立湘江电厂、湘南电厂、贵阳电厂、万县电厂、宜宾电厂等20多家电厂。整个抗战时期,资源委员会所辖电厂的发电量占后方发电总量的比例由最初的6.7%增长到了52%

  除了大力发展电力工业外,抗战期间,资源委员会还兴建了24座煤矿,年产量由1937年的不足2万吨达到1943年的75万余吨;另外,资源委员会还开发了当时规模最大、产量最高的玉门油矿,该油矿从1939年开始钻探,至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共钻井26口,钻井进尺10864米,生产原油225013吨,其产品在抗战期间,无论是对于中国军队的前线作战还是后方的经济建设,都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除此之外,资源委员会还大力发展钢铁工业、化学工业等诸多工矿企业,在中国第一次建立起了具有独立性的工业体系,其意义和影响是十分重大和深远的。

  但在抗战胜利之后,由于国共内战又起,资源委员会的生产活动再次遭遇重大危机。是时,国民政府的财政危机之严重已经难以掩盖:由于滥发货币,通货膨胀极其严重,行政院院长宋子文在实施金融开放政策的同时,决定以中央银行的黄金储备为基础,以官定价格通过上海黄金市场进行买卖,借此回收过量的法币,吸收民间游资,稳定通货。然而事与愿违,随着内战爆发,时局不稳,引发市场对未来预期的不安,从而导致了疯狂投机现象的发生,不仅没有抑制物价,反而成为了物价上涨的领头羊。而物价的不断上涨,对于重工业的发展影响是十分巨大的:资源委员会不断研讨、修订预算,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预算被迫一改再改;向财政部请求外汇,每每石沉大海、了无回音。在时局风雨飘摇的局面下,国民政府对工业生产无暇顾及,工业生产变得似乎可有可无,重工业亦似听其自生自灭。

  然而即使在此困难重重的局面之下,资源委员会的同仁们并未放弃。正如资源委员会的元老之一、电力电工专家恽震先生所言:“我们不应该只顾自己的成败,而忘掉国事的安危。”资源委员会的诸位员工用实际行动践行了这句话。各地工厂的主管及员工,同心协力,和衷共济,在重重困难之中为中国的重工业保持了发展的星火。1946年间,沪津昆渝汉五厂的生产总值达国币63亿元,营业数字达到100亿。更难能可贵的是,作为一个职掌国家重工业的机构,资源委员会自成立起十数年内,其预算竟从未超过中央总预算的2%,每年截长补短,总有盈余,即使不多,也必交国库,拳拳为国之心,可见一斑。

  正如资源委员会的创立者之一、曾任资源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的钱昌照所言:“前途困难重重,人生本来是继续不断的斗争,我们要做永不退却的战士。”记于文末,与诸位读者共勉。

上一篇:追寻明清时期的南京大校场
下一篇:孙中山组建南京临时政府之缺憾
[关闭窗口]
南京政协
南京市政协 主办单位
建议使用分辨率:1024*768 IE8.0及以上版本浏览
南京市信息中心 支持单位
苏ICP备05011449号-1
您是第 位浏览者
委员之家机关工作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