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政协
用户名
密 码
标准版
个人主页
登录
重置
首页 > 文史天地
孙中山组建南京临时政府之缺憾
[发布日期:2018-04-10]   本文已被浏览过: 次   字号:

   

  191211日孙中山在南京就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着手组建政府。“总统就职翌日,代表会开会,总统出席。按照临时政府组织大纲,各部长由总统提出,须得代表会之同意,先由代表开谈话会,总统交出部长名单,交换意见。当时初提黄兴陆军、黄钟瑛海军、王宠惠外交、宋教仁内政、陈锦涛财政、伍廷芳司法、汤寿潜交通、张謇实业、章炳麟教育。代表中有一派反宋教仁、王宠惠、章炳麟者,又有以伍廷芳改外交者,争持不决。”

  武昌起义之后十几省反清独立的形势,是革命党人与立宪派、旧官僚出身而后加入革命阵营者共同推进辛亥革命进程而形成的。宋教仁(字遁初)出于政党内阁的政治理念,提出由革命党人包揽南京临时政府权力。“以遁初主张初组政府,须全用革命党,不用旧官僚”。对于这种很偏激、不合时宜的想法,在191212日,黄兴居然认为“理由甚充足。”黄兴即刻又与孙中山商量采取变通办法:“但在今日情势之下,新旧交替,而代表会又坚持反对遁初长内务,计不如部长取名,次长取实”。孙中山“派黄兴为代表,将全体名单撤回,再提第二次名单”。

  191213日,各省代表会通过了南京临时政府九个部的人选:“陆军部总长黄兴,次长蒋作宾;海军部总长黄钟英,次长汤芗铭;司法总长伍廷芳,次长吕志伊;财政总长陈锦涛,次长王鸿猷;外交总长王宠惠,次长魏宸组;内务总长程德全,次长居正;教育总长蔡元培,次长景耀月;实业总长张謇,次长马君武;交通总长汤寿潜,次长于右任。”“部长只陆军、外交、教育为同盟会党员;余则清末大官,新同情于革命者也。”

  不过,由于临时政府设计为“部长取名”,立宪派、旧官僚出身的总长(即部长)大多并无实权,也没有推荐任命本部的次长的提名权。随后,“乃本诸初议,次长必用同志,不必由总长推荐,虽是到任总长,亦不能例外。”因临时政府设计为“次长取实”,“惟次长悉为党员”,而且除海军部的次长汤芗铭外都是同盟会的骨干分子,所以临时政府权力还是集中于同盟会。

  先前为了反清革命成功,也为了争取在临时中央政府中拥有尽量多的权力或者影响力,江浙的立宪派、旧官僚出身而加入革命阵营者对于建立南方的临时中央政府充满热情。但在“部长取名,次长取实”的南京临时政府组建过程中,他们的态度由积极转而表现为消极。薛仙舟当时对蔡元培说:“此次组阁,除君与王君亮畴外,而同盟会老同志居次长地位,各部均以名流任总长,但名流尚观望不前”。居正记载:“……各部总长,旧时大官名流,多持观望,不肯接任。”这些总长很快索性让同盟会去唱独脚戏。“然张、汤仅一度就职,与参列各部会议,即出住上海租界。程固于租界卧病;伍以议和代表,不能管部务;陈日经营借款,亦常居租界。故五部悉由次长代理,部长之负责者,黄、王、蔡耳。”因此临时政府被当时人们称为“次长内阁”。

  张謇避开担任财政部总长这一难事,担任了实业部总长,态度仍是消极。他在191212日的日记中写道:“被推为实业部总长。时局未定,秩序未复,无从言实业也。”第二天,临时大总统召见,张謇日记又记:“与孙中山谈政策,未知涯畔。”后来张謇在19123月给实业部次长马君武的信中表露,这实业部总长他也不愿意干多久:“下走被任实业之始,即与中山先生面订短期。受状之日,复具书坚约。”当时汤寿潜卸掉了浙江都督一职,仍不愿就任交通部总长。程德全的江苏都督一职已由庄蕴宽代理,内务部总长之职也不就任。似乎还有总长表达不满,“伍廷芳来京就职,却将印携回上海,不视事,经吕次长往返说明,始交出”。

  二

  南京临时政府组建时的权力分配中,立宪派、旧官僚出身而加入革命阵营者在临时政府里是有名无实,他们对同盟会、临时政府的态度变得消极、疏远;而湖北非同盟会的革命党人干脆被排斥在临时政府之外,他们对同盟会、临时政府的态度则变得对立。

  武昌起义之前的多年里,兴中会、华兴会、光复会、同盟会先后在内地和沿海地区举行武装起义不下十几次,全都失败。湖北不属于同盟会的文学社、共进会的革命党人埋头苦干多年,潜心发展革命力量,终于时机成熟,举事成功,天下响应。武昌首义诸人当然很有自豪感,凭其能力和功劳也应当在南京临时政府内有相应的位置。后来任湖北参议员的原同盟会员刘成禺、时功玖曾为此劝说孙中山,“说孙公宜宠异武昌诸将,勿令怨望。”却没有效果。发动武昌首义的湖北革命党领导人无一成为临时政府各部首长,连个次长都没有;仅一个有职无权的副总统位置,留给旧官僚出身的武昌首义名义上的领导人、后来夺得湖北军政府实权的黎元洪。临时政府九位次长里面,湖北籍的倒是不少,有蒋作宾、汤芗铭、王鸿猷、魏宸组、居正,达五名之多,但都是同盟会内部的人,对于团结同盟会以外的湖北革命党人无甚意义。让汤芗铭担任海军部次长非但未能给临时政府加分,反而增添了负面影响。汤芗铭当初留学法国、英国,“曾经在孙中山访法时,在巴黎孙中山的下榻处,偷割孙中山的皮包窃取文件,向清驻巴黎的公使孙宝琦邀功请赏。名单公布后,欧洲归国留学生哗然。”

  南京临时政府组建时选人用人,黄兴(字克强)的意见举足轻重。孙中山刚从海外归国,对国内具体情况一时难以掌握,人事安排多与黄兴商量决定。同盟会以外的湖北革命党人与黄兴原先有所不和。章太炎说:“初,克强在汉阳,视武昌诸将蔑如也。其义故浅躁者,欲因推克强为都督以代黎公,未果。及汉阳败,克强窜上海,武昌诸将甚恨之,然未尝怨孙公也。孙公初返国,不晓情伪。”于右任说:“惟当时武汉对克强不好,克强亦厌恶武汉数人”。武昌首义的重要领导人之一孙武(字尧卿)亲自到南京活动,欲在南京临时政府中谋取陆军部次长一职,但因为曾与黄兴不和,至上海又“态度殊惹人厌,英士更表示反对,竟以各部次长予海外归国同志,而在武汉首义者反未顾及”。“南京临时政府对武汉起义功臣中唯一安排的是汤化龙。汤化龙先任法制局副局长,后任陆军部秘书长。但汤化龙的安排一来位置不算高,较之次长还低一个级别;二来汤化龙自阳夏之战后因不满自己从政事部长贬为没有实权的编辑部长,所以追随黄兴离鄂赴沪,被武昌集团视为‘逃官’,与武昌集团已有嫌隙,根本不能代表武汉方面。”汤化龙是原湖北咨议局议长,汤芗铭之兄。

  南京临时政府组建后,“武汉方面以鄂人未获任总长,颇为不满”。章太炎回忆说:“孙尧卿至南京,不用。时黎公已被副选,诸将请仍称大元帅。移书南京,称汤化龙湖北逃官,不当任用。两府之怨,自此起矣。”后来湖北军政府在国旗、财政等方面对南京临时政府闹独立性。湖北军政府中还有孙发绪煽动:“南京政府排鄂,鄂人功高多材,应另树一帜,以与之相抗。”1912116日,孙武、刘成禺等人在上海发起成立民社。民社的基本态度是“反孙倒黄,捧黎拥袁”。

  三

  孙中山组建南京临时政府时未能坚持团结吸纳同盟会元老、光复会领导人章太炎,使得章太炎跟临时政府更加疏远,这也给临时政府带来不少麻烦。

  章太炎(名炳麟)满腹经纶,是一位学者型的坚定的革命家,时常言行偏激怪异,但不乏真知灼见。武昌起义后,“章炳麟大力推动组织江浙联军进军南京,要求组织援军西上援鄂,动员秣马厉兵进行北伐,希望将推翻清王朝统治的军事斗争坚持到胜利。” “与此同时,章炳麟努力推动已经光复的各地区和各派赞成革命与共和的力量互相联合起来。”不过,章太炎曾在同盟会内部两次掀起反对孙中山的风潮,1910年他与陶成章重建光复会,跟孙中山、同盟会一直很不和睦,武昌起义后出于偏见和误解,他又反对孙中山担任临时大总统。

  1911122日,章太炎在给谭人凤等人的复电中说:“革命军起,革命党消,天下为公,乃克有济。今读来电,以革命党人召集革命党人,是欲以一党组织政府,若守此见,人心解体矣。诸君能战即战,不能战,弗以党见破坏大局。”章太炎反对“以一党组织政府”的主张是正确的。他说“革命军起,革命党消”,“直接的用意只在以‘革命军’划线,打破、消除原革命党、立宪派等之间的界限,即如《大公报》登载章氏复电的标题所示:‘消弭党见’。”“是希望将已光复的各省军政府,不分他们的成员原先属于什么派别,都尽可能广泛地联合起来,共同组建临时中央政权。”然而,“革命军起,革命党消”被有些人理解为在完成革命历史使命之前,要过早将同盟会改组为政党,过早取消同盟会的名号。1230日,孙中山在上海主持召开同盟会本部临时会议,会议通过的《中国同盟会意见书》对章太炎激烈批评说:“而吾党偏怯者流,乃唱为‘革命事起,革命党消’之言,公然登诸报纸,至可怪也。此不特不明乎利害之势,于本会所持之主义而亦瞢之,是儒生闒茸之言,无一粲之值。”

  章太炎与孙中山、同盟会的关系既然如此,各省代表会中自然有些代表反对章太炎担任教育总长。12日,黄兴与孙中山商量:“改为程德全长内务,蔡元培长教育,秩庸与亮畴对调。”对于换掉章太炎,孙中山当即答应:“内教两部依兄议”,并没有试图挽回。

  191213日,即南京临时政府组成的那天,章太炎正式宣布退出同盟会,创立中国民国联合会。112日,孙中山在给蔡元培的复信中谈到组建政府的原则以及对章太炎的尊重。114日,光复会副会长陶成章在上海被刺。“陶成章和其他一些光复会重要成员惨遭杀害后,为制止仇杀轧轹光复会之风,缓和同盟会与光复会的冲突,孙中山于191226日特别聘请章炳麟为枢密顾问。”但光复会与同盟会之间关系已经到难以挽回的地步了,章太炎不便推却任命,就借口上海与南京距离很近,有事便于告知,“第二天便离宁返沪,继续保持他站在民间立场督察中华民国建设的特殊地位。”章太炎与孙中山在临时政府权力分配上更是理念不合, 19122月,章太炎在《参议员论》中说:“及南京政府既设,一党专制”。

  章太炎被排除在临时政府总长之外,不能身在其中而体验、理解南京临时政府的为难之处,拉大了他与同盟会、临时政府的心理距离。“当南京临时政府成立之时,章炳麟处于权力中枢之外。临时政府新创,许多事不得不从权处理,特别是在革命仍在继续、政权方才初创时期,不可能从一开始便处处合乎规范。章炳麟所选定的批评与监督角色地位,同南京临时政府的实际政治运作便免不了要经常牴牾。”章太炎屡屡批评临时政府,在筹借外债、定都南京等问题上,时常弄得临时政府很是被动、难堪。

  四

  南京临时政府的总长、次长大多是相关方面的行家,但孙中山对立宪派、旧官僚出身而加入革命阵营者心存疑虑,用人错位,任非所长,引起社会反弹,又造成不利影响。

  “南京临时政府所面临的重大困难之一,为财政问题。黄兴对此认识最深,曾建议孙中山请张謇担任财政总长,俾便筹得财源。由于革命党中有人反对,同时张謇本人亦无意斯职,终于转而出长实业部。”这反对者至少有孙中山。胡汉民回忆:“克强推荐张謇或熊希龄长财政,先生不可,曰:‘财政不能授他派人,我知澜生不敢有异同,且曾为清廷订币制,借款于国际,有信用。’于是用陈。”

  张謇的确是南京临时政府财政总长的合适人选,因为他是实业家,自身拥有财力,在金融界、商界人脉又广,有理财能力和条件,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张謇没有当财政总长,“但他在财务方面仍尽力不少。”熊希龄也具有财政经济方面的才能,曾应孙中山、黄兴之邀,为其草拟过财政方面的纲要。孙中山因张謇、熊希龄原属立宪派,是“他派人”,便不放心,而改用“不敢有异同”的陈锦涛(字澜生)。

  因张謇自身态度消极,组建政府时孙中山让张謇转任实业部总长得以顺利实现,不过孙中山让伍廷芳、王宠惠职务对换却是造成一场风波。

  孙中山向各省代表会提出的政府人选名单中,31岁的法学专家王宠惠(字亮畴)任外交部总长,而晚清退休官员、外交专家伍廷芳(号秩庸)任司法部总长,有些代表对此反对。王宠惠是美国耶鲁大学法学博士,与伍廷芳一样拥有英国律师资格,但一直没有外交阅历,并无外交经验。“论外交经验和工作阅历,伍廷芳确实具有优势,特别是从上海光复以后,他投身革命,从事对外交涉工作,卓有成效,如果在临时政府中任外长职务,更具有连续性。”代表们对孙中山的奇怪安排自然有反对意见。

  黄兴也与孙中山商量:“秩庸与亮畴对调。”但孙中山坚持说:“外交问题,我欲直接,秩老长者,诸多不便,故用亮畴,可以随时指示,我意甚决。”原来孙中山多年身居国外,与列强朝野接触广泛,自信熟悉国际事务,他身为临时大总统打算直接掌管对于临时政府至关重要的外交。面对七旬长者伍廷芳,孙中山觉得不便于随时下指示。其实只要孙中山不太过自信,老外交专家伍廷芳担任外交部总长也能给直接掌管外交的孙中山做一位不错的参谋、助手,从而相得益彰。

  另外,孙中山原先对伍廷芳还不信任。孙中山曾在临时大总统府一间密室里单独对南方议和代表团秘书张竞生作指示:“无论从那方面看,伍是不能真正代表我们革命的宗旨的,只因各省代表推荐他,不能不任命他为代表,但我总怀疑他是否能称职?所以我们另命汪精卫、王宠惠、王正廷、钮永建等人为议和代表团参赞,暗中授汪精卫以全权。”孙中山这是误会了伍廷芳。“191111月至12月间在给摄政王载沣、庆亲王奕劻的书信中,伍廷芳阐释了由仕清到反清的演化缘由,……此信的发表,不仅令清廷愕然不已,即使‘一时所谓缙绅士大夫,皆惊异之’,‘而不知公匡时救国之志,蓄之已久,故有触即发也’。”“英国驻华公使朱尔典曾评价道:‘唐绍仪从一开头已经发现,他的对手是坚决要求推翻清朝而实行共和的。’在1911年末谈判伊始时,伍廷芳便以坚定不移的口吻说道:‘为今之计,中国必须民主,由百姓公选大总统,重新缔造,我意以此为确不可易。’‘盖承认共和,则一切办法皆可商量。’共和民主的谈判基调由此定下。”伍廷芳这番话见于19111220日的《南北代表会议问答速记录》,而此时孙中山归国尚未抵达香港。

  伍廷芳、王宠惠职务对换,这种用人错位、任非所长的方案在社会上也引起非议,上海的粤籍绅商反对尤甚,准备集会抗议,推举代表面见孙中山。即使在同盟会内部,对这种任命持反对意见的也大有人在。1月上旬,湖北代表王正廷(后来任南京参议院副议长)、沪军都督陈其美来电:“王君宠惠恳辞外务,中外舆论均以伍调司法为骇怪。廷、美为大局计,敢请仍以伍、温续任外务,调王司法。乞速定夺。”浙江的同盟会及其他人士也来电:“民国初立,外交迫切。王君硕学虽甚善,然伍、温二君成绩在人耳目,不如易位。”

  武昌起义后的辛亥革命进程是由同盟会内外的革命党人与立宪派、旧官僚出身而加入革命阵营者共同推动的,而孙中山组建南京临时政府时,形式上注意团结容纳革命阵营内部多方力量,实质上排斥立宪派、旧官僚出身而加入革命阵营者,甚至于革命党人中的不同派别者,导致革命阵营内部多方力量纷纷与同盟会、临时政府疏远甚至对立,削弱了南京临时政府的凝聚力和执政效果。同盟会在临时政府中关键是要拿出高明的政治主张,然而同盟会的执政能力一时尚不具备,结果即便实行同盟会实际全面掌权的“次长内阁”,仍未摆脱被动局面。

下一篇:张恨水与《南京人报》
[关闭窗口]
南京政协
南京市政协 主办单位
建议使用分辨率:1024*768 IE8.0及以上版本浏览
南京市信息中心 技术支持
苏ICP备05011449号-1
您是第 位浏览者
委员之家机关工作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