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政协
用户名
密 码
标准版
个人主页
登录
重置
首页 > 文史天地
张恨水与《南京人报》
[发布日期:2018-03-14]   本文已被浏览过: 次   字号:

   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张恨水无疑是最多产的作家之一,他的写作生涯长达50余年,写下了3000万言的作品,中长篇小说多达110余部,真正称得上是著作等身。他的《春明外史》、《金粉世家》和《啼笑因缘》家喻户晓,每一问世,都是满城争说,洛阳纸贵。他与南京的关系更是密切,在他的作品中有大量的篇幅是以南京为背景的,小说有《石头城外》、《丹凤街》、《秦淮世家》;散文有《白门十记》、《南游杂志》、《忆南京》等等。歌咏南京风光,赞美南京民风,给读者留下极深的印象。他也是作品被改编为其他文艺形式最多的现代作家,仅《啼笑因缘》就已13次被搬上银幕荧屏。同时他也是民国时期的著名报人之一,先后主编或参与编辑了《益世报》、《世界晚报》、《世界日报》、《南京人报》、《新民报》等著名报刊。他一生也以记者自命,是中国报刊史上少有的采、写、编、管都很在行的全能报人。

  联手张友鸾办报

  张恨水于1895年出生,原名张心远,祖籍安徽。自幼酷爱文学,17岁便以“恨水”的笔名投稿。笔名取自南唐李煜词《相见欢》“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之意。

  1935年,张恨水从久居的北京南下上海,他过不惯十里洋场的奢靡生活,不久就迁居六朝故都南京,本想在城郊置买些田亩,著书教子,颐养天年,却在老友张友鸾的鼓动下,不知天高地厚地办起报纸来。诚如他在《写作生涯回忆》一书中说:“我私人积蓄还有四五千元,经过两个月的筹备,我约共拿出了四千元,在中正路租下了两幢小洋楼,后来扩充为三幢,先后买了四部平版机,在《立报》铸了几副铅字,就开起张来,报名是《南京人报》。”

  193648日《南京人报》正式创刊,张恨水任社长,兼编副刊《南华经》,张友鸾任副社长兼经理、总编。

  张友鸾是个办报全才,21岁就曾任《世界日报》总编辑,后来被陈铭德挖去当《新民报》总编辑。他擅长写评论,纵横捭阖,锐不可当,经营管理也是一把好手。至于小说诗词也是样样精通。他后来二次加盟《新民报》,与赵超构、张恨水、张慧剑并称《新民报》的“三张一赵”,把报纸办得风生水起,一时与《大公报》难分轩轾。他的老友聂绀弩曾在他60岁生日时赠诗曰:“二十岁人天怕我,新闻记者笔饶谁”、“才气有棱扪不得,它惟痛饮是吾师。”张恨水、张友鸾二人联袂,这张报纸自然底气十足。

  力主抗日显精神

  《南京人报》,这张四开四版的小型日报,是中国报业史上的一个传奇。在中国办报,都要有雄厚的财力背景,但这张报纸,却是张恨水以半生的砚田收入倾囊而出,靠个人声望和人脉创办起来的。

  创刊的第一天,,一炮打响,销出15000份,这在当时可是个重大新闻。要知道,当时南京市的总人口还不足100万,一般报纸,也就销售几千份。这张报纸主张抗日,重视社会新闻,版面新颖,栏目众多,走的是通俗化小报的路子,这些特色,让它很快在南京站稳了脚跟,办得红红火火,有声有色,且获得了相当大的社会影响力。

  在南京报界,《南京人报》被称为“伙计报”,因为报社根本就没有老板,大家既是伙计,也都是老板,工作之余,彼此之间互相“做东”,到夫子庙或大三元酒家聚会,或是到后湖划船联句和诗,由于这种聚会是大家互请,别开生面,就吸引了不少“编外”人士参加,如卢冀野、易君左、潘伯鹰、叶古红等名士,常常不请自来,使聚会充满了诗情雅韵,在南京城颇有影响。张恨水在《南京人报》上,连载了两部长篇小说《中原豪侠传》和《鼓角声中》以及大量的诗词散文。

  《南京人报》办得非常有特色,它的文章短小精悍,极富浓郁的南京地方色彩,尤其是副刊,生动活泼,从版面到内容,让人一看就不能释手,称得上是既新颖又隽永。据张友鸿《忆恨水先生二三事》一文载:“张恨水先生当时40开外,身体较为高大,胖墩墩的。未见其人,已闻其声,嗓门很高,带着京腔徽调。他撩起夏布长衫,拿着折扇,登上楼来,嘴里还说着:‘今天可真热!’一来编辑部,他首先是翻看当天各家报纸,拆阅给报社和他私人的信件,然后和报社其他负责人闲谈,了解报纸出版和发行情况。他洒脱豪放,谈笑风生,有时高兴起来还要哼上几段京戏。记得有一天晚上,左笑鸿从北平来(左笑鸿也是新闻界知名人士,当时主编《世界日报》副刊),他的装束与恨水先生差不离,两人原本就是故交,自然无话不谈,说着笑着,这两位先生忽然一唱一和地来了一段《连环套》,声调高亢,字正腔圆,而恨水先生竟至离开座位,摆起步来。他这一唱,引来了隔壁排字房的工人,顿时博得了热烈的掌声。”可以看出那时的《南京人报》充满着和谐、友爱和朝气。

  不久,日本帝国主义开始加紧了对华的侵略,然而南京的达官显贵仍然承袭着“六朝金粉”,沉醉在南明偏安一隅的醉生梦死的迷梦中,居然要做“桃花扇里人”。张恨水看到这一切,忧心如焚,强烈的爱国热情,使他愤怒地吟出:“凭栏无限忧时泪,如此湖山号莫愁。”为了中华民族,为了祖国,他愿意牺牲一切,所以他大声疾呼地喊出:“国如用我何妨死!”这种掷地有声的诗句,正是张恨水当时心情的写照。

  《南京人报》办了两年,抗战全面爆发,1937815日,日军飞机空袭南京,南京城陷入战争的灾难之中,人心惶惶。人们开始疏散逃难,报纸的销量骤然下降。报纸没有人看,更没有广告,但是报馆的日常开支又必不可少,张恨水身为社长,已无积蓄,怎么办?幸亏印刷部的全体工友和采编部的全体同仁主动表示,为了抗日,同舟共济,只要几个钱维持生活,工薪全免了。大家还说,就是生活费发不出来,也要坚持,这是大家的报,不能让这“伙计报”先垮,而被“老板报”所窃笑,“玩命儿”也要“苦撑到底”!这一番表态让张恨水深受感动,也受到了巨大的激励。他咬着牙,硬是把《南京人报》办下去。不久,张恨水就病倒了。11月初,张恨水离开南京,到芜湖治病,《南京人报》交其四弟打理。

  19371213日南京沦陷,《南京人报》一直坚持到129日,即南京沦陷前4天方才被迫停刊。张恨水自己办报的一页历史,就这样“翻”过去了,从此他再也没有自己办过报纸。

  赢得美名满天下

  其后,张恨水与张友鸾先后到了陪都重庆,被《新民报》延揽,分任版面主笔。当时《新民报》的办报方针为“居中偏左,遇礁则避”,他们宣传抗日,同情共产党,与中共的《新华日报》关系交好,相互交流稿件。当时陈立夫便因张恨水给《新华日报》写稿,痛斥国民党宣传部的人说:“像张恨水这样有影响的作家,怎么也被《新华日报》拉去了?”

  1945年秋,国共两党重庆谈判间隙,经周恩来介绍,毛泽东与张恨水见面。两人谈起了当时的形势和政局,以及写作和生活等许多问题,相谈甚欢,持续了两个多小时。临别时,毛泽东将延安生产的呢料、小米和红枣送给了张恨水。张恨水十分感动,回到家便对夫人说:“这是延安来的小米和红枣。”家里的人都感到很兴奋。当小米红枣粥熬成,全家围桌喝粥时,张恨水感触地说:“毛先生知识渊博,是了不起的人物。”

  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还都南京,张友鸾也回到南京,勉力把老友创办的《南京人报》恢复起来。他继续担任经理,邀26岁的郑拾风搭档,任总编辑。194646日《南京人报》再度出现在首都街头。1947 3 7日,曾在报头下以广告的形式用大号黑体字刊出中国共产党代表董必武的启事,揭露国民党当局破坏和谈,打破了国民党当局为逃避罪责而进行的新闻封锁。1949 2 2日国民党特务捣毁报社营业部,《南京人报》被迫停刊。

  张恨水用毛泽东送给他的那块呢子衣料做了一套中山装,每逢参加重要的活动,他总要穿上这套中山装。时间长了,衣料褪了颜色,他就把它染成藏青色的。一次,全国政协举办春节团拜会,张恨水又特意穿上了这套中山装去出席,周恩来看到他这身衣着似乎有点寒酸,便问道:“张先生近来是否生活有困难?”张恨水先是感到奇怪,后来领悟到周恩来的意思,说:“总理还记得主席在重庆送给我的呢料吗?这就是用的那块料子做的,因为它掉色,我染过了。”周恩来听了很感动,说:“张先生,你没有忘旧啊!”

  1956年,张恨水列席全国政协二届二次全会,茅盾将其介绍给毛泽东主席,毛泽东一见张恨水便笑着说:“还记得,还记得。”

  张恨水一生未加入任何党派,远离政治和派系之争。但作为一位知名作家和报界名流,他不可避免地与一些军政要人发生过频频交往。

  张学良三度请张恨水出山为官,均被这位作家谢绝。陈独秀是张恨水的老乡,在陈独秀风光无限时,张恨水未与之交往,而在陈独秀最寂寞的岁月里,张恨水对这位乡贤给予了足够的关心。分别作为新文学和旧派文学两个阵营的代表,鲁迅从未发表过攻击张恨水的言论,张恨水对鲁迅始终是以“正面宣传”为主。新中国成立后,鲁迅威望日增,许多文人纷纷回忆以能与这位大文豪发生一些关系为荣,张恨水却偏不想“沾鲁迅的光”。

  1967214日,张恨水从包油条的半张旧传单上看到了老舍投湖的消息。第二天凌晨,窗口刚刚露出一缕光亮,这个智慧一生的老人,正准备下床时,突然仰身倒下,告别了这个他曾无数次描绘过的冷暖人间,走完了自己的人生。

  张恨水一生跌宕起伏,以笔为生,赢得了生前生后满天下的美名。

上一篇:孙中山组建南京临时政府之缺憾
下一篇:一大会址的记忆与见证
[关闭窗口]
南京政协
南京市政协 主办单位
建议使用分辨率:1024*768 IE8.0及以上版本浏览
南京市信息中心 支持单位
苏ICP备05011449号-1
您是第 位浏览者
委员之家机关工作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