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政协
用户名
密 码
标准版
个人主页
登录
重置
首页 > 文史天地
南京:中国参与奥林匹克事业的发祥地(下)
[发布日期:2017-02-15]   本文已被浏览过: 次   字号:

  胡卓然 

  1947年:民国奥委会迁回南京 

  民国奥委会在南京成立后即在上海正式办公。根据1925812日的临时董事会会议记录,“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在南京成立后曾暂在《申报》报馆办公,“上海申报馆允许本会借用该馆第三层楼上公事房一间为本会事务所”。不久,全国体育协进会在上海法租界租赁了美国企业拥有的130多亩土地,建设了“中华体育场”,设置有足球场、篮球场、田径场、网球场、棒球场等场地,把开展体育比赛的门票收入作为经费。中华体育场的土地被美国企业收回后,全国体育协进会又在上海延平路租用40亩土地建设了申园足球场(现为静安区工人体育场),继续通过发展体育产业,保证会务的开展。 

  193711月上海沦陷前,全国体育协进会迁移至重庆,会务一度停滞。1941年初重新恢复工作,当年56日在国民政府社会部登记备案,会址在重庆市区夫子池。19431月又在重庆大田湾自建了会舍,开始迁入办公。 

  194597,在抗战胜利日之后仅4天,在借重庆市青年会西餐厅举办的常务理事会议上,全国体育协进会决定“将总会会址迁返南京”。根据当年1130日出版的《体育通讯》的报道,此次常务理事会议结束一个多月后的1015,全国体育协进会即开始着手迁址工作,派出了推行组的主任干事马振銮(曾任重庆市体育督学,后任教育部国民体育会研究试验组主任)从重庆乘坐“民联”轮出发赶赴南京。他抵达南京后“即进行寻觅会址,以作本会迁京后之办公处所”,但是却发现了“南京房屋极感缺乏”的严酷现实。 

  南京市区建筑在193712月沦陷时遭受严重破坏,八年之中没有得到多少恢复。全国体育协进会虽有心从速迁至南京办公,却难以寻觅到“多余”的房屋供办公之用。据1946929日的《中央日报》报道,在决定“将总会会址迁返南京”一年多之后,全国体育协进会总干事董守义在谈到“迁京”的工作时仍称:“(本会)现正觅定适中地点为总会址后,即着手恢复过去之活动。” 

  在这样的困境下,全国体育协进会为了尽早在南京开始运转,不得不选择临时使用活动房屋搭成办公用房。19461115日《中央日报》报道:“全国体育协进会前已决定迁返南京,因会址未觅定无法展开工作。现由市府划定宁海路附近空地为永久会址。该会最近在沪购得活动房屋数座,昨日运抵下关,不日可在该地架搭临时会址。” 

  全国体育协进会总干事董守义的夫人邝亚英回忆了会址刚迁至南京时的困难情况:“(董守义到南京后)数月后,在南京偏僻地区——剑阁路找到一块空地。有了地址,又愁建筑,会里没有经费基金,无法兴工。幸此时美军撤走,留下一种‘活动房子’,能够拆除和移动,外表像一个长面包式,灰颜色,占地很大,夏天热,冬天冷,但里边可以分作大小房间,大间能容五六人办公,隔为小间能作宿舍和休息室等用。会址已定,设备也大致敷用。成立那天举行大规模庆祝会,邀请知名人士参加。请他们解囊相助,为体协筹措基金,解决经常开支。成立初期,会里工作人员只有秘书2人,总务1人,会计1人和干部5人”。 

  194717下午五时,全国体育协进会在南京中央饭店“召开返都后首次全体常务理事会”,总干事董守义在会上报告1946年度会务时提到“首都建设会所”的工作进展:“业经行政院批准拨给活动房屋三栋,并由南京市政府以八万一方价拨剑阁路公地三亩余。刻正筹划建筑费及地价费等项以建设总会址。”至1947年初,192475创立于南京的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在过了近23年之后终于把会址迁到了其最初成立的城市。 

  经过努力,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终于在南京将会所建设了起来,把正式会址留在了南京这座城市的土地上。在19486月刊印的《第十四届世界运动会中华代表团手册》上,有一篇《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简史》,其中记叙了剑阁路会址建成的史实:“民国三十四年复员后,以会内人力财力异常缺乏,其所遭遇之困难,实不在抗战时期之下……经一年余之奔走,始得在南京剑阁路,以各方捐助之经费,兴建小型办公室及职员宿舍,作为会址。”这样的记载显示1948年时该会已不再使用临时建筑,而是在剑阁路上建成了固定的房屋作为会址。 

  随着中国国家奥委会迁址南京,国际奥委会的档案记录里也首次留下了“南京”的地址。国际奥委会19472月官方公报记录,中国奥委会地址为:c/o Ministry of EducationNanking(南京,教育部转)。c/o即“careof”的缩写,意指“由……转交”。19477月的国际奥委会公报上,中国奥委会的地址第一次是南京市的门牌号码“7.ChienKeRoadNanking”。其中ChienKeRoad是韦氏拼音,即“剑阁路”的音译。而这一时期的国民政府《社会部直辖普通自由职业团体通讯一览表》上,“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的通讯地址也明确记载为“南京剑阁路七号”。 

  1948年:奥运代表团在南京组团集训 

  1948年伦敦第14届奥运会日益临近,而“复员以来会务亟待整顿”的情况下,在南京剑阁路七号办公的全国体育协进会开始组建中国奥运代表团的工作。19471015日的《中央日报》报道:“我国出席世运(当时国内把奥运会称作世界运动会)代表遴选委员会,定下月一日下午三时在剑阁路全国体育协进会召开,讨论一切有关遴选事宜。按:该会委员为王正廷、宋君复、容启兆、江良规、许民辉、董守义等七人。” 

  依据113日《中央日报》报道,111日在剑阁路召开的此次遴选会可谓是中国筹备参加1948年伦敦奥运会工作的正式开端。会上草拟出了“代表团人选及经费预算案”,将之提交到112日召开的“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理监事联席会中讨论”。并且推定了王正廷为中国奥运代表团的总领队,董守义为总干事,马约翰为总教练,而“其余各队组织人选亦已推定”。 

  1947112上午九时,全国体育协进会在抗战胜利之后的首次全体理监事会,于南京新街口交通银行的会议厅举行。“我国应如何参加第十四届世运会”成为此次会议的核心议题。 

  这次会议,标志着参加1948年伦敦奥运会的中国代表团,自此在南京成立和开始运作。 

  随着伦敦奥运会举办在即,运动员集训被提上议事日程。1948525日起,代表团的篮球队和田径队大部分队员先后来南京参加统一集训。中央大学体育馆被选定为运动员的集训地。该馆上层的健身房有篮球场两处,暂时交给篮球队供训练之用。体育馆正面的中央大学运动场,则供田径队训练。 

  体育馆一楼的中央大学体育系图书室,此期间临时改为选手宿舍,13名选手合居于此室。代表团工作人员在运动员入住前已派人粉饰一新,添置了各种生活物品,并且专门聘请了服务人员。代表团工作人员自豪地向媒体宣布:“微细如衣架、香烟碟、盥洗器一应俱全,远胜于普通旅社”;“宿舍专任工人两名,供使唤招呼茶水,换洗衣服每日定时收取,此点最使选手满意”;“(选手)集体来京报到,行装甫卸,江良规即引导各处参观,各选手对宿舍设备周全,均掩不住喜色”。 

  当时正值初夏,为防止蚊虫影响运动员休息,代表团工作人员每日在房间喷射“DDT”(即滴滴涕杀虫剂)一次,“并放置香花数盆,花香扑鼻,蚊虫绝迹”。运动员居住的图书室的藏书很丰富,在训练期间全部开放供运动员阅读。 

  代表团为运动员提供伙食费和零用费,早餐则专门由青岛餐室承包,“另由遗族学校每日供应鲜牛奶”。在当时物资匮乏的历史背景下,代表团工作人员尽力为运动员提供一个良好的生活和训练环境。 

  1948年伦敦奥运会上,第三次参赛的中国代表团和之前1932年、1936年两次参加奥运会比赛一样,没有任何成绩上的收获,不仅没取得奖牌,也没有任何项目出线进决赛。但值得记住的是,中国体育人在国力不济、体育事业难以得到支持的历史背景下,仍在南京艰难组织代表团参赛并在国际赛场上努力拼搏。 

  在南京统一集训的中国篮球队,在比赛中给奥运史留下了一个历史记录:194886日对阵伊拉克队的比赛中,中国篮球队以12525的比分获胜,这一奥运会篮球比赛单场最悬殊比分(整整100分)的纪录,至今也未被打破。 

  新中国成立后,19491026日,中华全国体育总会第一届代表大会在北京召开,通过决议将会址在南京的原“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改组为中华全国体育总会,即新中国的国家奥委会。1952714日,为了赫尔辛基第十五届奥林匹克运动会参赛权问题,中华全国体育总会秘书长荣高棠致电国际奥委会,严正声明新中国奥委会“系由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所承认之前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改组而成”。19545月,在雅典举行的国际奥委会第49届会议上又通过决议,中华全国体育总会被继续承认。 

  而原“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最后一任总干事、1947年当选中国第三位国际奥委会委员的董守义,此前主持了把会址搬迁到南京和在南京筹组1948年奥运会中国代表团的工作。新中国成立后,他成为出席1952年赫尔辛基奥运会的新中国代表团总指导、副团长,后来又担任了中华全国体育总会副主席。 

  (作者单位:南京市地方志办公室) 

    

上一篇:浓墨重彩的南京戏剧脸谱
下一篇:南京:中国参与奥林匹克事业的发祥地(上)
[关闭窗口]
南京政协
南京市政协 主办单位
建议使用分辨率:1024*768 IE8.0及以上版本浏览
南京市信息中心 技术支持
您是第 位浏览者
委员之家机关工作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