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政协
用户名
密 码
标准版
个人主页
登录
重置
首页 > 建言立论 > 建议案
弘扬南京佛教文化 培育人文绿都新优势的建议案
[发布日期:2018-01-29]   本文已被浏览过: 次   字号:

   20161124南京市政协十三届四十八次主席会议审议通过
   

  佛教在中国传播、发展的两千多年中,通过与中国传统文化结合,形成了丰富的佛教文化资源,成为中华优秀文化遗产不可分割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丰富多彩的南京城市文化中,佛教文化历史悠久、积淀深厚、源远流长,以其鲜明的特色显著于世,是一笔宝贵的财富。南京在中国佛教发展史上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地位,原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先生曾称南京是历史上的“佛教学术中心”。近年来,作为城市传统文化重要一极的佛教文化,藉由佛顶骨舍利的盛世重光和传统文化复兴得到了极大的彰显。在政府的积极引导和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下,南京佛教文化资源得到了进一步的发掘和利用,取得了可喜的成绩,成为城市文化的一张亮丽名片。弘扬南京佛教文化,是推进现代化国际性人文绿都和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建设现代化国际性人文绿都的进程中,如何充分挖掘利用好佛教文化资源,使其成为培育和涵养城市文化的新优势,是一个亟待深入研究和探索的现实课题。 

    一、南京佛教文化的历史积淀与现实基础

  对佛教文化的认识与定位,习近平总书记2014年在巴黎访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时的讲话中明确指出,“佛教产生于古代印度,但传入中国后,经过长期演化,佛教同中国儒家文化和道家文化融合发展,最终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佛教文化,给中国人的宗教信仰、哲学观念、文学艺术、礼仪习俗等留下了深刻影响。”中国佛教文化,是佛教与以儒、道为代表的中国传统文化相互融合发展的产物,在文学、音乐、美术、建筑、习俗等诸多领域构成了独特的文化表现形式,成为中国传统和现代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南京佛教文化历史悠久、积淀深厚,发展脉络也十分清晰:自三国肇端、鼎盛于南北朝,后经唐、宋、元、明、清数代,至今有1780余年历史,可谓源远流长。纵观中国佛教历史发展,与南京有着密切的联系。南京作为江南地区最早传播佛教文化的胜地,曾多次成为全国佛教文化的中心,佛教遗址众多、文化资源丰厚、宗教体系完善、精神影响深远。近年来,随着牛首山文化旅游区和大报恩寺遗址公园的顺利开园,佛顶骨舍利、诸圣舍利、感应舍利的移驾迎请供奉,南京作为世界佛教文化胜地的地位得到了充分彰显,南京的佛教文化也迎来了进一步发展的契机。 

  佛典译介、撰述多。诸如东吴时期支谦所译的大乘经典,康僧会所译《六度集经》,东晋法显西行求法,天竺僧人佛陀跋陀罗所译《华严经》,智者大师所讲《大智度论》《次第禅门》等。这些译介经典涉及后来佛教发展的各宗各派,是佛教各宗各派的重要思想源头之一。金陵刻经处也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了《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文化传承、遗迹遗物多有关禅宗初祖菩提达摩的狮子峰“达摩岩”“面壁处”“卓锡泉”,幕府山达摩洞,定山寺达摩画像碑,定林寺斜塔;最早最大无梁建筑——明朝无梁殿;灵谷寺“三绝碑”;南唐清凉寺“还阳泉”;栖霞寺的南朝石刻——千佛崖、南唐舍利塔;惠济寺的千年古银杏树等。当然, 还有佛顶骨舍利、感应舍利、诸圣舍利、阿育王塔和玄奘舍利等。诸宗肇始,名寺高僧多。中国佛教史上的八大宗派,基本上都与南京有关。诸如吉藏大师创三论宗祖庭的栖霞寺、法融禅师立牛头禅宗的牛首山、文益禅师开法眼宗祖庭的清凉寺、天台宗创始人智者大师开设讲坛于瓦官寺,还有涅槃学派之龙光寺和道场寺、成实学派之开善寺和庄严寺、中兴律宗之古林寺、毗昙学派之长干寺等。另外,还有江南首刹建初寺、梁武帝出家寺庙鸡鸣寺(同泰寺),明朝统管京城沙门僧众的天界寺(集庆寺),民国全国佛教中心毗卢寺。南京地区高僧辈出,如南京佛教初传的支谦、建初寺祖师康僧会、西域圣僧跋陀罗、游历众国西天取法并著有《佛国记》的法显、南朝最著名高僧宝志,以及吉藏、法融、文益、太虚等。另外,还有当代出家于南京栖霞寺的星云大师。仪轨教定、开创先河。南宋元嘉年间,请印度僧人僧伽跋摩为传戒师,为以狮子国铁萨罗为首百名比丘尼在南京南林寺举行二部僧受戒仪式,开启了中国比丘尼如律受戒先河。中国佛教许多宗教仪轨始于南京,如宗庙不准用荤物做贡品,佛教徒持戒不得食用酒肉,坚持素食生活,还有忏法仪式和水陆法会超度亡灵。另外,清凉寺的幽冥钟、乌龙潭边放生池也具有地域上的佛教传统。 

  近年来,在南京市委、市政府的积极引导下,包括佛教界在内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下,南京佛教文化的资源优势开始显现,佛教文化发展有了很大起色,开端良好、发展势头强劲。发展思路日益清晰。坚持顶层设计,统筹规划,合理布局、协调发展,结合时代要求,适时调整佛教文化战略定位,确立了“山、水、城、林、寺”的人文绿都目标,通过突出抓好舍利文化、祖庭文化、译经文化、佛教义学研究等一系列文化项目建设,走出了一条具有南京特色的佛教文化发展路径,体现了科学发展、统筹发展的大局观。保护利用开端良好。南京共有各个时代佛教文化遗存百处以上,拥有经审批对外开放的佛教活动场所64个(全国重点寺庙2所),佛教院校2所(中国佛学院栖霞山分院、江苏尼众佛学院),列入市级以上文物保护单位有39处。在保护现有历史遗迹、文物的基础上,在“大文化”和“大旅游”背景下,综合考虑城市规划、人口密度、传统文化等因素,一批历史上具有影响力的千年古刹得以恢复重建,牛首山文化旅游区的佛顶寺、佛顶宫、佛顶塔和大报恩寺遗址公园的建初寺一期工程相继建成使用,并启动筹建金陵刻经新馆,打造南京佛教文化新高地。佛教文化活动绘声绘色近年来,南京市开展了一系列具有国际影响力、提升城市地位的大型宗教文化活动。20102012年相继举行了佛顶骨舍利盛世重光大典和远赴港澳两地供奉活动;2014年举办了灵谷寺开山1500周年庆典活动;2015年举办了佛顶骨舍利迎请至牛首山佛顶宫长期供奉活动;今年举办了金陵刻经处150周年庆典,并推出刻经技艺演示等配套系列活动。“金陵礼佛文化月”越办越好,在国内外佛教界享有了一定知名度。每年还举行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公祭日和平祈福活动。另外,还开展了形式多样的寺院文化特色活动,如鸡鸣寺的少儿国学经典诵读班、栖霞寺的千人禅修、清凉寺的梵呗音乐表演等,都获得了良好的社会反响。佛教文化研究交流渐次展开坚持“走出去、请进来”方针,通过参加学术研讨会、组织佛教文化论坛、结对境外友好寺院等方式,与国内兄弟城市及东南亚、港澳、北美等地区展开交流,彰显了南京文化软实力。还参与了台湾部分城市的佛教文化活动,强化城市公共外交纽带,服务祖国统一大局。在擦亮佛顶骨舍利、金陵刻经处这两块“金字招牌”的同时,进一步打造平台、扩宽渠道、建立机制,组建了南京市佛教文化研究院,发展了三论宗研究会,筹建了法眼宗纪念馆,挂牌了江苏尼众佛学院,编撰了《南京佛教通史》,参与了《中华百寺》拍摄,还有10座寺院成立了书画院等。在展现形象方面,利用亚青会、青奥会等契机提供宗教活动服务,很好地展现了南京佛教文化的形象。 

   二、弘扬南京佛教文化存在的不足

  南京有佛教发展的辉煌历史,资源丰富,底蕴深厚,但从现实来看,佛教文化的“正能量”远远没有释放出来。面对新形势、新环境和新要求,南京佛教在资源保护与转化、品牌建设、佛教界自身加强管理和人才培育等方面仍存在不容忽视的问题和短板。 

  (一)佛教文化资源保护与利用不够

  南京佛教许多历史遗迹仍沉睡在街巷之中,部分传统技艺面临后继无人的困境,大量经典文集被束之高阁,一批宗教文物未发挥功能效益,如何挖掘、整理、保护和利用现有文化资源已成为当前亟需面对和解决的问题。部分佛教文化项目投入巨资,但文化资源开发重形式轻内涵,没有体现文化的厚重与价值,社会反响一般、效益低下,未能实现打造文化品牌、拉动旅游人气的预期目标。此外,景区内寺院和景区的关系需要进一步协调理顺,应尊重佛教场所主体地位和文化建设意愿,建立由市政府牵头,民族宗教、规划建设、文化旅游、文物管理、国土资源、环保林业等部门参与的工作机制,指导、协调、推进寺院的佛教文化建设。 

   (二)佛教界自身加强管理和人才培育不够

  面对市场经济大潮和信息化的冲击,南京佛教界在自身加强管理和人才培育方面仍存在着一些不容忽视的问题。少数佛教文化项目和活动,商业氛围过浓,冲击了其应有的宗教文化面貌和属性。有的僧人信仰淡化、戒律松弛;有的僧人知识更新不足;有的僧人修行不足,受世俗的影响大。这些问题的存在有损南京佛教的形象和声誉。佛教界需要进一步加强自身建设和管理,强化信仰、教风、教制、组织、人才和文化建设,坚持正信正行,化解和超越商业潮流对佛教的冲击,树立佛教清净庄严的社会形象。从宗教管理部门来说,人才培养规划和人才交流机制没有得到很好地落实,效果不明显。佛学教务人才、佛教学术研究人才、佛教管理人才、佛教外事人才不足,佛教界代表人士在全国的影响力不大。 

  (三)佛教文化品牌推广不够

  南京佛教文化资源丰富。但从目前情况来看,其在国内外的影响力与其实际地位并不完全相符,因历史变迁、破坏等原因,南京佛教历史文化地位正日益被人们遗忘。一直以来,南京致力于佛教文化活动的开展和品牌打造,做出了努力、推出了佳品,达到了聚人气、造声势、见成效的目的。但文化特色不明显、亮点工程不够亮、拳头产品未形成的问题仍客观存在,这与南京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的地位和形象还有一定差距。佛教文化资源的整体优势也缺乏必要的宣传支持与舆论引导。佛顶骨舍利作为佛教界至高无上圣物的作用还没得到很好发挥。佛顶骨舍利盛世重光以来仅于2012年到港澳供奉了10天,而同样作为中国汉传佛教三大圣物的法门寺佛指骨舍利和灵光寺佛牙舍利已先后多次到尼泊尔、斯里兰卡、缅甸和港澳台地区供奉瞻礼。因此,必须在深入发掘南京佛教文化资源与内涵的基础上,加大宣传力度,提升南京佛教文化的影响力。 

    三、弘扬佛教文化,培育人文绿都新优势的建议

  弘扬南京佛教文化,培育人文绿都新优势,包括物质和精神两个层面。要通过整合各界资源,多元系统开发,科学规划,整体推进,使南京佛教文化资源得到多视角、高层次、全方位整体展示,彰显南京佛教文化魅力,培育南京人文绿都新优势。 

   (一)抓住国家重大战略机遇,确立佛教文化发展新思路

  抓住“一带一路”等国家战略机遇,再现法显西行等佛教文化传播的“海上丝绸之路”, 乘“复兴中国传统文化”的东风,加强顶层设计和资源整合,正确处理保护与开发的关系,确立佛教文化发展的新思路,使其成为人文绿都建设的新优势。 

  一是抓住国家重大战略机遇。以“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长三角城市群等国家重大战略和规划为契机,调整佛教文化在南京城市发展上的定位,在丝绸之路、沿江发展、城市群建设等方面找准切入点和落脚点。在“一带一路”相关国家地区,搭建城市间佛教文化交流和对话机制,以友好寺院、文化论坛、纪念活动等为纽带和桥梁,再现“一带一路”佛教文化之旅。将佛教文化纳入长江经济文化带及长三角城市文化群的范畴,突出联动和集群效益,共享文化资源,使佛教文化成为南京人文绿都建设的新优势。 

  二是加强顶层设计和资源整合。树立“文化优势即发展优势、文化亮点即城市亮点”的理念,强化资源创新转化意识,更加注重人文价值挖掘和突出文化品牌打造,把佛教文化外部动因转化为人文绿都内涵式发展的不竭源泉,实现从规模数量向质量效益的发展方式转变,做到有看点、有听点、有思点、有忆记点。加强顶层设计和资源整合力度,统筹协调宗教、文物、科技、旅游、园林、城建、媒体等各方面力量,将佛教文化与城市建设、社会发展、生态文明相结合,形成点、线、面、体协调发展的格局。新时期南京佛教文化要服从和服务于南京城市建设发展大局,要突出抓好舍利文化、祖庭文化、素食文化、佛教义学研究等一系列文化品牌建设,以佛教文化为根,兼顾宗教信仰和文化旅游需要,尝试寻求宗教、文化及旅游等方面相互融合与创新,将南京打造成僧众修行的殿堂、信徒瞻礼的胜地、佛学研究的重镇、佛教文化交流的中心,以优质的文化服务和文化环境塑造“强富美高”的南京城市新形象。 

  三是正确处理保护与开发的关系。佛教文化资源的传承与保护具有特殊性,开发什么、如何开发都值得思考。首先要树立“文化先行”的观念。佛教文化资源的深度开发利用,应以实现其当代价值为取向,包括向善的伦理价值、和谐的社会价值以及可持续发展的经济价值。强调佛教文化资源的转化与升华、文化内涵的探究与发挥,以提高开发档次,突出特色,实现良性循环。其次是要选择合理的开发模式。从国内大陆与台湾地区的佛教文化资源开发来看,主要形成了两种模式:一是传统型的开发模式,主要以寺院或其他佛教文化资源收取门票,兼以开发宗教餐饮、宗教旅游纪念品等,内地寺院大多是以这种模式;另一种是“商禅偕行”的现代发展模式,主要代表是河南少林寺、无锡灵山、台湾佛光山等。南京挖掘利用佛教文化资源必须因地制宜,统筹规划,在借鉴外地经验的同时,充分考虑自身资源禀赋,处理好保护与开发的关系,探索一条具有南京特色的可持续健康发展之路。 

   (二)塑造特色佛教文化品牌,展现人文绿都城市新形象

  塑造南京佛教文化品牌,要从南京佛教资源的基础出发,适应时代特点,突显“舍利文化”“祖庭文化”“名寺集群”“素食文化”品牌,着力打造一批能够名垂青史的精品力作,提高社会参与度和感知度,进一步丰富佛教文化的形式和载体,培育优势和亮点,从不同侧面展现南京人文绿都的独特魅力和底蕴,形成全国乃至国际上独具特色的佛教文化品牌。 

  一是舍利文化品牌。进一步发挥舍利文化的影响力,将南京建设成为世界佛教信众朝拜佛顶骨舍利的胜地。南京有当世仅存、世间唯一的佛教圣物佛顶骨舍利,以及感应舍利和4000多颗诸圣舍利,还有玄奘顶骨舍利,这些都是其他城市不可比拟的。要充分发挥佛教圣物的独特价值,吸引国内外信众和游客到南京朝拜、瞻仰佛顶骨舍利和其他圣物。坚持“走出去”策略,突出舍利文化品牌,适时推动舍利赴东南亚佛教国家、台湾地区及国内西部地区供奉,以其特有的文化影响和精神凝聚功能,服从服务于与周边国家地区的关系改善、文化认同、外交往来,以城市名片的方式对外宣传、推荐美丽人文南京,将南京打造成佛教朝圣之都。 

  二是祖庭文化品牌。南京佛教典籍众多,高僧辈出,大部分佛教学派、宗派的创立皆由南京开始,或与南京有深厚渊源。突出祖庭文化特征,要着重对独具南京特色的禅宗、三论宗、牛头宗、法眼宗、天台宗等“祖庭文化”进行深入挖掘和系统阐述,使之成为南京佛教文化的一大亮点。在抓好重点寺院提档升级的同时,更多地关注和建设清凉寺、瓦官寺、定山寺等宗派传承、历史悠久的古刹,打造精品力作,以其作为南京佛教文化展示的新窗口,并加强与日本、韩国及国内的同宗同派寺院、僧人的文化交流和互动。 

  三是名寺集群品牌。名寺是彰显佛教文化的物质基础,也是与旅游相结合,为南京经济和社会发展服务的必要硬件条件。可将牛首山文化旅游区、金陵大报恩寺遗址公园等与原有的佛教旅游景点进行设计串联,也可考虑逐步复建一些在佛教历史上有较大影响的寺庙,如幽栖寺、古林寺、天界寺、香林寺等,以形成名寺集群,将信众的虔诚和游客对“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的怀古情节,转化为一定的经济效益。这样既有利于佛教律宗僧众在南京保留受戒活动场所,又便于韩国、日本等国僧侣前来瞻礼祖庭,扩大南京佛教文化在国际上的知名度。 

  四是素食文化品牌。南京是中国佛教素食文化的发源地,素食是我国汉传佛教饮食文化的核心内容。公元511年,虔信大乘佛教的梁武帝萧衍颁布《断酒肉文》后,我国内地的汉传佛教寺院便开始严格实行素食。素食文化崇尚健康、慈悲、低碳、环保,与健康文化、仁爱文化、生态文化相契合。素食对人体有很多益处。南京要紧紧抓住世界素食文化时尚与潮流,宣传南京与佛教素食戒律、素食文化的渊源,将崇尚健康、低碳、环保的素食文化积极融入南京城市文化,形成南京特色的素食文化。鼓励有条件的寺院为游客提供高质量的素食服务,传播健康时尚素食文化,适时举办国际素食文化博览会、交流会、研讨会或素食制作大赛,建设国际素食文化(研究或发展)中心,提升南京素食文化的国际影响力。 

   (三)推动佛教文化与旅游融合,彰显人文绿都城市特色

  要进一步理清南京佛教旅游资源的现状,推动佛教文化与旅游的深度融合,对旅游的营销宣传、公共服务、产品设计、体验参与等方面进行提档升级,用佛教文化提升旅游产品的文化内涵,着力打造精品,使无形的佛教文化形象化,零散的佛教文化聚集化,艰深的佛教文化通俗化,高雅的佛教文化大众化。 

  一是强化佛教文化资源管理与共享。首先,加强景区科学化管理,制定规范长效的管理办法。进一步强化各级政府对国家宗教政策的学习与运用,重视景区相关管理机构对佛教文化的了解与尊重,将佛教文化旅游景区与普通景区区别对待,根据景区特点,制定出针对性的规范长效的管理办法。处理好寺庙与园林、旅游等政府相关部门之间的关系。加强横向联合,进行整体包装,协调利益分配,实现佛教文化旅游资源的最大化利用。进一步开展好文明敬香和寺院环境标准化建设,让“人文”+“绿色”的城市特色更加彰显。其次,注重资源共享,景区联合。资源共享、景区联合的发展方式是文化旅游发展的主导方向。实行景区联合,可以取长补短,使得自然景观与人文景观交相辉映,从而为旅游者提供物超所值的旅游享受。第三,打造精品力作,提升佛教文化类景区品质。加大佛教文化类景区综合开发力度,推进牛首山文化旅游区和金陵大报恩寺遗址公园国家等级景区创建工作。加大核心景区周边区域配套开发力度,大力发展商业、休闲、文化创意、养生、禅修等项目,引导游客多方位“体验”佛教文化。 

  二是打造佛教文化旅游专线。在对南京佛教文化旅游市场进行充分调研,对外地成功经验进行总结的基础上,科学规划、精心打造几条佛教文化旅游线路,如“朝圣之旅”“祖庭文化”“佛光圣迹”“达摩禅踪”“养心之旅”等。将牛首山文化旅游区、金陵大报恩寺遗址公园与原有的佛教旅游景点进行串联设计,推出真正能够得以落地销售的南京佛教文化旅游专线。可将栖霞寺与幕燕风光带,灵谷寺与中山陵、明孝陵地区,鸡鸣寺、九华山玄奘寺与玄武湖公园,毗卢寺与长江路文化一条街,明城墙与沿线寺庙,内外秦淮河与沿岸佛教文化遗址等资源进行有机整合;还可考虑将南京与周边其他城市佛教文化资源进行整合,形成几条独具魅力的佛教文化旅游线路。 

  三是科学设计佛教旅游产品。灵活利用现有资源,挖掘佛教旅游文化内涵,科学设计产品,提高佛教文化旅游品位。围绕明清金陵四十八景,秉承绿色环保理念,构建新的栖霞胜景、灵谷深松、祖堂振锡、清凉问佛、天界拓提、永济江流等文化绿景长廊。还可结合佛寺的建筑、佛教书法、佛像、壁画等开发制作工艺品和纪念品。同时,要大力增强佛教旅游活动的参与性和体验性。根据不同市场、不同活动的实际需求,将佛教文化旅游产品与商务活动、休闲度假、研学修学、中医药养生等非佛教类主题产品进行延伸串联,设计出能够使游客身临其境的体验项目,增强旅游的参与性。 

  (四)加大佛教文化研究力度,重视佛教界中青年人士培养

  一是要加强南京佛教文化研究。虽然学界对南京佛教文化研究已有诸多成果,但似乎关注学理层面的较多,尚未形成对南京佛教文化的系统研究和独立著作。要区分信仰与文化两个层面的佛教,制定中长期佛学文化研究规划,重视佛教典籍的整理出版、佛教文化的系统化研究、佛教文化知识的大众化普及、佛教经典的通俗化传播、佛教文化资源利用的整体规划等工作。以今年在金陵刻经处成立150周年庆典大会上成立的南京市佛教文化研究院为基础,深入整合政府、社会学术界和佛教界资源,调动和整合一切积极因素开展深层次研究,加强佛教义学研究,探讨金陵文化与佛教文化的关系、佛教文化与历史上南京社会经济的关系、佛教文化与当代南京社会建设的关系,探讨佛教如何在现代社会弘法利生,适应现代城市生活,促进和谐南京建设,以及如何培养优秀佛教人才等,把研究院打造成南京佛教文化研究的“高地”、人才的摇篮、交流的平台。争取以金陵刻经处为依托组建正式的佛学出版机构,创立金陵佛学书局,承担海内外佛学书籍的经营业务,把南京打造成为中国当代佛教的教育、出版、研究基地和学术交流中心。 

  二是重视佛教界中青年代表人士培养。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宗教工作会议上强调,“人才培养是做好新形势下宗教工作的一个关键问题”,“要坚持政治上靠得住、宗教上有造诣、品德上能服众、关键时起作用的标准,支持宗教界搞好人才队伍建设”。南京要充分发挥中国佛学院栖霞山分院、江苏尼众佛学院培养佛教人才的主渠道作用,强化规范办学、提升教学水平和管理能力。积极利用国民教育资源培养佛教界中青年代表人士,一方面要充分利用南京丰富的高等教育资源,与南京大学等高等学府开展联合培养;另一方面要选拔优秀青年到清华、北大和人大学习进修,拓展思路、开阔视野,提高佛教界中青年人士的学历水平、政治素养、文化素质和管理能力。要建立完善佛教人才发现、培养、选拔、任用机制,促进佛教人才的合理流动,发挥佛教团体作用,重视对中青年人才的岗位历练和能力提升,研究具体办法把优秀人才纳入到代表人士培养体系,形成较好的人才梯度储备。 

  三是传承和弘扬佛教优良传统。弘扬南京佛教文化,要与时俱进,体现时代特点和南京特色。从太虚、赵朴初到星云大师都积极提倡人间佛教,其主张与建设和谐社会的目标是存在契合点的。要倡导人间佛教理念,引导佛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教育法师和信教群众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正信正行,如法如仪。提倡居士佛教,促进佛教的大众化、平民化、世俗化。要支持佛教界改革创新,引导南京佛教适应时代变革,加强自身建设,继承和弘扬佛教文化的精华部分,深入挖掘教规教义中有利于社会和谐、时代进步、健康文明的内容,将佛教文化与教育、科技、契约精神等相结合,体现与传播正能量。有能力的寺院,可以在国家政策许可的范围内,通过非营利的团队和组织形式,将佛法教义与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结合,策划系列文化活动,开展交流与合作。积极推动佛教慈善事业发展,使佛教界成为参与和促进社会和谐的积极力量。 

  四是充分发挥佛教文化的社会教化作用。习近平总书记曾强调,做好党的宗教工作,关键是要做到“导”之有方、“导”之有力、“导”之有效。可以拓展佛教服务社会的功能和领域,引导佛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重视和加强其在社会稳定、道德建设、心理调适、文化认同等方面的作用,教育引导广大信众将健康人生观、价值观融入心田。发挥佛教文化的教化作用:一方面是要发挥其慈悲祥和的安民济世功能。要在佛教文化服务社会的支撑点和平台上有所创新,从政策上支持其介入社会养老、空巢老人关怀、临终关怀、慈善救助等,更好地发扬佛教文化的慈悲本怀、扶危济贫、赈灾救难的作用。另一方面是要发挥其止恶扬善的心灵净化功能。佛教倡导“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致力于道德人心的净化,要支持其开展诸如心理咨询、心灵抚慰、禅修等活动,既要解身苦,更要解心苦。还可从制度上支持佛教文化介入对犯罪分子的改造,给社区矫正和服刑人员开展讲座,在法治与德治的互动中,让佛教文化发挥更多的德育教化作用,以佛教文化疏导心理、净化人心、涵育道德。 

  (五)积极开展佛教文化交流活动,提升人文绿都影响力

  开展佛教文化宣传与交流活动,搭建城市文化交流新平台,是城市文化活力和功能的集中体现。要围绕佛教文化的形象定位,通过多种方式和渠道开展系列宣传推广活动,将其与文化交流、商务会谈、度假休闲等活动进行延伸结合,提升城市的影响力。 

  一是开展佛教文化宣传活动。梳理南京的佛教遗迹,在境内外做高层次、大范围宣传,使南京佛教文化资源优势得到多渠道、多方式、多层次、广领域的传播,进一步树立形象、扩大影响、塑造品牌。借助中央电视台、凤凰卫视、BBCCNN、台湾东森电视台等境内外主流媒体开展南京旅游新产品专题推广。加强旅游信息网络建设,利用多媒体,通过南京旅游网站、微博、微信等自有网络平台即时发布相关景区动态,与时俱进开展宣传工作。面向重点客源市场做好“请进来”工作,邀请旅游推广商体验南京佛教文化旅游。同时加强域内宣传,让南京市民充分了解南京佛教文化的独特魅力,增强自豪感。 

  二是抓好“金陵礼佛文化月”系列活动。要突出抓好每年一次的“金陵礼佛文化月”、佛事文化用品展等系列活动,依法依规组织好佛顶骨舍利公开瞻礼,将音乐美术、文学书法、民俗戏剧等要素融入其中,不断推出更多更好的文化产品和特色项目。加大招商宣传力度,积极邀请海内外经销商参展,扩大南京在佛教文化方面的影响力。加大力度向东南亚信奉佛教国家推广“金陵礼佛文化月”活动和舍利文化。要从非物质文化遗产、佛教文化传播两个方面,充分认清金陵刻经处的宗教文化价值和作用,保护和利用好10万块经版这一佛教文化财富,除传统刻经技艺外,拓展其在佛教译经、佛教义学研究、佛学教育等方面的功能,推出非遗研讨会、出版和雕版印刷展、中佛协艺术委员会会议等一系列高层次文化交流活动,进一步扩大其国内外的影响,重新擦亮“招牌”,再启辉煌历程。 

  三是推动宁台佛教文化交流。“水有源头方能远行,草木有根方得滋长”,两岸佛教文化同根同源,宁台佛教文化交流有助于推动祖国和平统一大业。佛教文化是联结两岸的文化通道和精神纽带,在佛教的大背景下,两岸的文化和民心更容易彼此认同、达成共识。南京具有丰富的佛教文化资源,南京佛教界与台湾佛教界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可以将南京佛教深厚的文化根底与台湾佛教丰富的现代管理经验进行深度交流、互鉴融合,在优秀文化弘扬、佛教事业管理、人才联合培养、学术资源共享、经典整理研究、佛教青年联谊、国际弘法及中华文化的世界传播等方面进行多方位、深层次合作交流,将佛教文化更大程度地转化为传承中华优秀文化、两岸和平发展与祖国和平统一的精神资源。  

  四是搭建佛教文化交流新平台。坚持佛教文化内核,利用牛首山文化旅游区、大报恩寺遗址公园等现有成熟平台,举办国家级、世界级大型佛教文化交流和研讨活动,积极为南京人文绿都建设发展增色。建议南京积极申请能够成为每两年一次的世界佛教徒联谊会大会永久举办地,争取设立由全国各地高僧大德和专家学者广泛参加的金陵佛教和平论坛、中国传统文化和佛教论坛,争取世界佛教论坛、亚洲宗教和平会议、世界宗教和平会议及大型佛教祈福活动、大型慈善募捐活动等有广泛影响的盛典在南京举行,邀请国内外知名高僧聚集南京,驻锡传法,提升南京在佛教界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广结善缘,在国际舞台上展示南京慈悲大爱、和平和谐的城市形象。 

   

上一篇:关于运用大数据推动我市诚信体系建设的建议案
下一篇:重点突破“强基层”,不断推进 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建议案
[关闭窗口]
南京政协
南京市政协 主办单位
建议使用分辨率:1024*768 IE8.0及以上版本浏览
南京市信息中心 技术支持
苏ICP备05011449号-1
您是第 位浏览者
委员之家机关工作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