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政协
用户名
密 码
标准版
个人主页
登录
重置
首页 > 建言立论 > 建议案
报送《关于在后青奥时代推进健康城市发展战略的建议案》
[发布日期:2015-07-07]   本文已被浏览过: 次   字号:

宁政协发 [2014] 20号

市委、市政府: 

  近期,市政协联合南京智库联盟,围绕“在后青奥时代推进健康城市建设”开展了专题调研。调研报告经市政协十三届七次常委会议审议通过,形成了《关于在后青奥时代推进健康城市发展战略的建议案》。现将建议案呈上,请领导阅示。 

  附:《关于在后青奥时代推进健康城市发展战略的建议案》 

                                     

    

  政协南京市委员会 

  2014年10月13日 

  以人为本   和谐共融 

  全力打造中国梦的南京新篇章 

  ——关于在后青奥时代推进健康城市发展战略的建议案 

  (2014年9月25日南京市政协十三届七次常委会议审议通过) 

    

  第二届南京青年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完美落幕,已成为南京走向国际化、步入体育名城的重要标志。研究和制定后青奥时代的发展战略,是当前全市上下的一个重大现实课题。健康城市作为一种城市发展模式,其内涵和实质与我市建设人文都市、绿色都市、幸福都市目标十分契合,与建设卫生城市、宜居城市、生态城市、森林城市、文明城市一脉相承,是推动我市巩固来之不易的青奥成果,实现长期健康稳定可持续发展,在苏南建设现代化示范区建设中发挥重要作用的必然选择。 

  一、建设健康城市的背景、定位及意义 

  (一)建设健康城市的背景 

  健康城市,指的是一个能够持续创造和改善其自然和社会环境,扩大社会资源,使人们能够相互支持,履行生命中的所有功能,实现可能达到的最理想的健康状态的城市。这一概念由世界卫生组织上世纪八十年代第一次正式提出,随后成为世界卫生组织倡导的一项全球性战略,至今健康城市的内涵不断拓展,已发展成为一个世界性运动,旨在应对快速发展的城市化进程带来的问题和挑战。从国外经验来看,健康城市建设主要是基于卫生、健康、住宅、就业、教育、交通、毒品等城市问题,提出明确健康目标,并有计划地进行阶段性分解,通过设立专门部门研究和社区行动计划相结合的方式,改善城市问题。在我国,普遍把健康城市理解为从城市规划、建设到管理各个方面都要以人为本,以健康的理念推动城市的产业发展、规划建设管理、城市公共服务配套、环境保护及生态建设、园林绿化、食品安全、公共卫生服务、基本医疗保障、公共场所安全、公共交通安全、住房就业和接受教育程度、健康知识普及等工作;建立健康经济、健康人群、健康环境和健康社会,提升一个城市国际化水平、时代特征和宜居化程度。由此可见,健康城市建设是一场用现代文明替代传统文明的深刻革命,国内外许多城市已经或正在进行探索实践,并取得丰富的值得借鉴的经验。 

  (二)建设健康城市是对南京发展的新定位 

  青奥会作为南京的一项重要的阶段性任务,已经划上圆满句号。青奥会为推动南京的发展发挥了巨大作用,但也要清醒认识到,城市的建设和发展不能靠办会来实现,更不能把办活动作为推动发展的常态,城市发展到一定阶段,必须要以人为本,让市民生活幸福、身体健康,使得城市不仅具有外在的风光,更具内在的涵养,从而赢得人心,实现发展的最终目的。推动南京后青奥时代的发展,需要进行超前的研究和定位。近几年,在建设现代化国际性人文绿都这个总目标下,南京设定了很多提法,但都相对局限于一个方面。健康城市的定位,超越了了过去卫生城市、环保城市、绿化城市、园林城市等定位的局限性,对南京的发展提出了更高、更全面、更系统的要求。因此,从建设健康城市这一战略视角对南京发展进行把脉定位,可以为推动后青奥时代南京的发展设定一个社会更易接受、内涵更加丰富的新定位、新形象和新烙印。  

  从纵向来看,以重大盛会为契机,南京20年来的发展经历了四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三城会”,从1994年-2000年前后,这一阶段大力推进城市基础设施建设,重点实施了滨江开发,有效实现了城市面貌大变样;第二阶段是“世界华商大会”,从2000年到2003年前后,注重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和城市管理水平并重,努力完善城市软环境,打造城市新形象,展现古都新风貌。第三阶段是“十运会”,从2003年-2008年前后,这一阶段以重大战略为抓手,包括“绿色发展”战略、“五个中心”建设、“两个率先”发展等,更加注重城市功能建设,不断提升城市功能品质;第四阶段是“青奥会”,从2008年至今,我们更加注重发挥南京的内生优势,注重城市整体提升,注重城市经济社会协调发展,更加关注经济转型、创新驱动、品质提升、生态建设和民生改善,有效提升了城市整体能级。由此可见,重大盛会对南京城市发展战略的调整,建设和管理水平的提高、民生改善、环境整治和重大战略的实施,都产生了重要的积极影响。 

  从横向来看,近些年来,大连、上海、杭州、苏州、张家港、克拉玛依等6城市被列为国家第一批健康城市试点城市,健康城镇建设也被纳入卫生事业发展“十二五”规划,健康北京、健康重庆、健康山东、健康湖北成为当地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目标,为当地的发展也提供重要思路和新的动力。每个城市的定位都是一张活的名片,这对其自身的长期发展非常重要,杭州是品质城市、成都是休闲都市,珠海、厦门主打宜居城市,西安、洛阳主打历史名城。南京既有历史文化的深厚沉淀,又有山水城林的自然风光;既有重化工业的扎实基础,又有软件名城的发展潜力。在后青奥时代,南京借奥运城市东风,主打健康城市名片,推动南京更好地弘扬奥林匹克精神,消弭青奥筹备给城市建设带来的消极因素,根治人口膨胀、环境污染、交通拥堵、住房紧张、资源短缺等城市病,更加注重实现人的现代化,提升人的全面发展水平,着力建设让市民生活更健康、更舒适、更美好的理想空间环境,是实现城市科学、高效、可持续发展的必然选择。 

  (三)南京建设健康城市的意义 

  首先,建设健康城市,可以有效巩固青奥会成果。青奥会的圆满成功,把南京的发展推上了一个新的高度,南京的城市面貌焕然一新、基础设施大为完善、国际知名度大幅提升。如果说前青奥重点是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硬件打造、资源支出,那么后青奥应该着力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软件升级、资源涵养。在后青奥时期建设健康城市,符合后青奥时期人民群众对城市发展的期待,可以进一步巩固青奥成果,使城市的发展更好契合奥运精神,进一步转化青奥财富、放大青奥效应,推动南京这座奥运城市的发展乘势而上、顺势而为,迈上新的高度。 

  其次,建设健康城市,可以助推我市实现率先大业进程。建设现代化国际性人文绿都,率先基本实现现代化,是我市一个长期的战略目标。健康城市强调转变城市发展方式,强调生态文明建设,强调创新城市管理模式,强调城市文化建设,强调以人为本,注重民生发展,加快健康城市建设,能够有效解决南京发展中的科学规划、可持续发展、健康相关配套、综合治理等问题,与建设现代化国际性人文绿都的战略目标完全一致,是南京推动幸福都市、人文都市、绿色都市建设的一项重要举措,可以成为推动实现率先大业的重要抓手。  

  第三,建设健康城市,可以坚持我市以人为本的发展定位。城市是特定地域范围内以人的行为为主导,以自然环境为依托,社会体制为径络的综合体,是一个人、社会、自然三者相融的系统。建设健康城市,就是要将和谐共融的发展理念引入到城市建设之中,是人与自然可持续发展思想在城市发展过程中的具体体现。以前的城市发展,更多注重于GDP和城市基础设施建设,随着发展阶段的转换,随着人民群众对生活质量要求的不断提升,城市的发展应改变过去重速度、轻质量,重建设、轻管理,重物质、轻人文的弊端,更多地体现一种以人为本的发展理念,努力将城市发展的目标、路径、动力更多地聚焦和建立在民生改善和城市精神塑造上,从而使城市的人居适宜性不断显现、城市凝聚力不断增强,为城市的发展提供新的动力。在后青奥时代建设健康城市,可以在城市发展中更加突出以人为核心的思想,有利于解决当前发展中面临环境污染、生态失衡、能源短缺等问题,有利于缓和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的关系,有利于治愈社会道德危机、价值失范、精神焦虑等社会病态,对于城市的长期健康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最后,建设健康城市,可以为我市“十三五”发展提供新的思路和平台。后青奥时代,有些青奥期间的次要矛盾可能会转化为主要矛盾,尤其是进入“十三五”后,城市发展很多不适应、不协调、不相符的问题将不可避免的显现。建设健康城市可以顺应后青奥时代的人民群众需求,突破南京发展障碍,实现可持续的、健康的发展。通过深入研究,将健康城市作为明年即将制定的“十三五”规划发展的一个重要理念和工作思路,有效融入“十三五”规划的各项具体战略之中,确保“十三五”发展是一个符合规律的有序发展、适应环境的适度发展、多方参与的和谐发展,可以使全市“十三五”的发展更具人本性、科学性、可持续性,从而为今后一段时期全市的发展奠定良好的基础。 

  二、建设健康城市面临的严峻挑战 

  建设健康城市,南京有许多现实问题需要一个一个去攻克。有的问题是发展过程中必然产生的,应对的办法有现成的经验可循;有的问题,则具有很强的地方色彩,需要在发展进程中加以直视和研判。对南京而言,以下几个现实难题应该是健康南京建设重点要肯的硬骨头。 

  第一,城乡一体化发展瓶颈问题。南京城乡二元结构明显,农村基础设施薄弱、工业经济落后、城乡居民收入差距较大。南京城乡居民收入差距从2000年的2.03扩大到2013年的2.41倍。江南江北发展极不平衡,江南是现代化的工业都市,饱受发展空间狭小、污染严重、交通拥堵等诸多问题困扰,而江北却是田园乡村,潜在的空间优势却难以发挥。城乡发展的体制机制不顺,阻碍了资源、要素、信息、人力资源的合理流动,束缚了农村的发展活力;城乡之间教育、医疗、文化、就业、社保、公共服务配置不均、差距巨大,大大影响了农村的发展;城市文明与农村文化存在较大差异,农民精神上的需求得不到重视和满足。 

  第二,城市发展重建设、轻治理问题。长期以来,相对于城市治理而言,城市建设始终处于主导地位,城市发展走的是一条有建无管、先建后管、重建轻管的非均衡发展之路,这种模式在为城市发展带来累累硕果的同时,也为城市治理带来了诸多问题和矛盾。如,城市治理基础设施不足,且缺乏市场化运作,城市绿化管护、市政公用设施养护、城乡结合部管理、市政道路维护、环卫保洁缺乏资金支持,存在寅吃卯粮的情况,影响了城市功能发挥。再如,城市治理缺乏长效机制和有效手段,没有形成全方位、全时段的管控网络,更多地是以运动式的集中整治来处理,“堵”的措施较多、“疏”的办法较少,对于强制性措施没有建立明确的法制标准,影响了公众满意度的提升。  

  第三,社会心理失衡问题。当前,我国正经历急剧的社会转型,社会结构、生活方式、行为方式和价值观念等各方面交叠变化,出现了诸多不适应、不协调,社会心理问题成为城市现代化建设过程中的突出问题,社会中存在着“信仰缺失”、“看客心态”、“社会焦虑症”、“习惯性怀疑”、“炫富心态”、“审丑心理”等诸多不良心态,造成当前社会的“亚健康。社会心理的失衡,为社会带来了不安定因素,造成了核心价值观的失缺,社会乱象丛生,对于促进社会的团结稳定十分不利。 

  第四,生活环境质量问题。目前,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我市城市面积不断扩大,人口总数不断增长,带来很多负面影响,生活环境的问题日益突出。全市石化、钢铁、电力、水泥四个行业以占重工业总产值的50%的体量,占据了耗水、耗煤和主要污染物排放量占比均在90%,效率不高,且造成了大量的污染。全市PM2.5仍处于高位,空气质量达到二级标准的天数比例相对较低,城区河道黑臭问题依然突出,现有垃圾填埋场超负荷运行,城市车辆增长较快,城市交通日益拥堵,这都是我市建设宜居城市过程中面临的难题。  

  第五,医疗资源配置问题。目前,我市医疗资源总体上具有优势,由于历史原因,我市优质医疗资源主要集中在老城区。据统计,2012年鼓楼区千人床位数为15.42张,而排名倒数的栖霞、雨花台、六合、浦口四区分别仅有4.14张、3.46张、3.39张和3.26张。从2005年开始,南京各大医院掀起一轮原址“扩建潮”,让城区资源更为集中。据不完全统计,已完成或正兴建各类医疗大楼的三级医院,占到总数一半以上。相比之下,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更将处于弱势,其病床使用率仅占一半,卫生院则更低。南京进城务工人员和城市贫民很难充分享受优质医疗资源,看病难看病贵问题依然存在。 

  第六,食品药品安全问题。民以食为天,食以安为先。食品药品安全关系到家家户户,是天大的事情。在食品安全上,波及全国的有食品及添加剂中含有苏丹红、瘦肉精以及福寿螺事件、阜阳劣质奶粉事件,近年来还有新西兰奶粉含毒、白酒塑化剂超标、广州毒大米等。在药品安全上,2006年“齐二药”和“欣弗”事件,已导致多人死亡。从南京来看,既受到全国食品药品共同市场的影响,如问题小肥羊肉、广药维C银翘片含剧毒砷汞残留等,同时自身市场也会出现一些问题,如“假疫苗”、“阿瓦斯汀”等输入型药害事件,以及问题乳粉、小龙虾、问题豆角等突发食品安全事件,都是对政府监管职能的考验,是一个城市健康发展的不能回避的问题。 

  三、建设健康城市必须把握的要素 

  1、指导思想。建设健康南京,要坚持以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学发展观为指导,以保障人的健康和满足人民群众健康需求为根本出发点,依据率先基本实现现代化目标和人的现代化作示范要求,参照全国健康城市试点城市的建设要点,围绕推进国家卫生城市、国家森林城市、全国文明城市建设长效管理,重点营造健康环境、构建健康社会、完善健康服务、培育健康人群等各项中心任务,通过政府组织、部门共建、行业促进、群众参与,全面启动和持续开展建康城市活动,努力提高城市环境质量,提高广大群众生活质量,提高市民健康素质,为实现《苏南现代化建设示范区规划》提出的战略定位、建设现代化国际性人文绿都打下坚实基础。 

  2、基本原则。建议把握以下三条原则:一是以人为本,健康发展。把人民群众的健康放在第一位。从不断满足人民群众健康需要出发,解决城市发展中影响居民健康的经济、社会、环境等因素,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广大居民的健康权益,让人民群众真正享受到改革发展的伟大成果。二是政府主导,全民参与。将健康南京建设贯穿于政府各领域工作。充分发挥各级政府的主导作用,加强部门合作,加大人力、物力、资金投入和政策保障,调动社会各界积极性和主动性,共同建设健康城市。三是勇于创新,敢于示范。积极借鉴国际国内先进经验,结合南京实际,开拓创新,锐意进取,提高城市服务与管理的科学化水平。建立和完善健康南京工作机制,开创城市发展新局面,探索中国特色健康城市建设发展道路。 

  3、阶段性目标。按照世界卫生组织提出的健康城市标准和建设健康城市准则的基本要求,围绕我市区域城市化发展要求,以推进“天更蓝、水更清、路更畅、房更靓、城更美”为抓手,把南京建成一个城市基础设施配套齐全,环境污染有效控制,生态建设和健康产业稳步发展,市容整洁、环境优美、社会文明、风尚良好,科技、教育、文化、体育相应发展,医疗、预防、保健服务和公共安全体系健全高效,社会保障制度全面完善,城市经济持续、快速、健康发展,具有高效能基础设施、高质量生态环境、高水平健康人群的健康城市,各项健康指标达到国内先进水平。第一阶段是到2015年,建立起健康城市的基本框架,形成人口、资源和环境协调,人文、自然和社会和谐,生存、发展和健康有保障的健康城市基础。主要健康指标、生态环境指标、社区人文指标和与健康相关的公共服务指标达到健康城市的基本要求。第二阶段是到2020年,达到健康城市建设工作规划目标,人口、资源和环境进一步协调,人文、自然和社会进一步和谐,生存、发展和健康进一步优化。主要健康指标进入全国先进行列,低碳生活、生态家园成为城市环境品质的特色,城市文明指数显著提升。公共卫生服务实现全覆盖,医疗服务和保障水平提升,城乡环境更加宜居,居民生命更加安全,经济社会支撑条件更加稳固。 

  四、建设健康城市的路径选择和对策建议 

  健康城市建设的关键是从以城市的运转效率和效益为目标向以促进健康为城市发展价值标准的转变。这一转变体现在:由关注效率向关注公平转变、由关注目标向关注过程转变、由关注物质环境到同时关注精神环境转变、由单部门主导向多部门合作且公众广泛参与转变。健康城市是一个复杂的社会系统工程,其目的就是要建立以人的健康为中心的多层次建设体系。建议围绕实现建设健康南京阶段性目标,着力实施十项工作: 

  第一,塑造健康城市的文化理念。要以健康理念管理城市,把建设健康城市作为积极应对城市化进程中所出现的交通、医疗、就学、养老、就业等各种问题的最佳解决途径,作为医治“城市病”、提升人类健康水平的根本出路。要以优化城市生活质量、保障居民身心健康为根本,继续坚持遵循“人文、绿色、智慧、集约”的发展导向,将“健康”理念纳入到“十三五”规划发展导向中,切实将建设健康城市、营造健康环境、打造健康社会、培育健康人群、提供健康服务作为未来发展的重中之重。要让健康文化深入人心,努力创新健康文化传播手段,建立健康文化传播体系,开展丰富多样、有益身心的健康文化活动,使健康文化渗透和融入到人民群众的日常生活中。继续推进人文都市、绿色都市、幸福都市“三都市”建设,将以百姓福祉为理念的人性化管理、以提升百姓满意度和幸福感为宗旨的人文关怀,统一到城市的建设与管理中去,让人们从心底感觉到“城市让生活更美好”。 

  第二,调优健康经济的产业结构。坚定不移地实施可持续发展战略,正确处理经济发展同人口、资源、环境的关系,在转变经济发展的方式同时,大力改善生态环境和美化生活环境,努力走生产发展、生活富裕和生态良好的文明发展道路。要按照健康城市的要求调优南京的经济结构,一方面,抓住符合健康城市发展战略定位的产业,力求有所作为,深入研究和制订重点支持的产业体系目录,重点发展软件产业、云计算、物联网设备、三网融合技术、未来网络技术等,大力支持智能电网、环保设备、新能源设备研发,推进城市轨道交通设备和解决方案的自主研发,努力打造全市“高精尖”产业发展的新高地,有力提升南京经济发展质量和水平;另一方面,对于不符合健康城市发展战略定位要求的产业,必须有所不为,下决心“舍”,以壮士断腕的决心进行深度调整,对于化工、钢铁、建材等产业,要通过提升产业结构、产品结构,实施绿色发展、集聚发展、错位竞争,对于相对一般性的低端产业,要坚决向长江中上游转移,向南京都市圈其它城市转移,在促进南京产业转型升级的同时,有效调控南京城市规模和人口结构。 

  第三,创造健康优美的城市环境。要积极创建国家生态文明示范城市,进一步加强空气污染防治,建立科学的大气污染监控和防治体系,着力改善环境空气质量;突出水资源保护与水污染防治,推进河涌生态修复与综合整治;严格管控固体废物和危险废物污染,大力推进垃圾分类、减量、无害化处理工作。要巩固国家文明城市创建成果,强化城市环境管理、交通管理、施工现场管理、安全生产管理水平,加大作业现场管理和渣土车管理,提升城市品位和城市形象;加大城乡环境综合治理力度,落实环境卫生长效保洁制度;开展生态化管理小区试点,使全市居住小区环境更加优美,服务水平更加优质。要巩固国家森林城市创建成果,全力创建国家生态园林城市,严守生态红线,重点保护风景名胜区、森林公园、湿地公园等重要区域,完善森林、自然保护区、绿道网、湿地、沿江防护林等自然生态系统,构筑生态屏障和生态廊道,形成多层次、多功能、立体化、网络式的生态安全格局;推进森林资源保护和城市绿化美化工作,精心打造紫金山—玄武湖文化旅游示范区,继续推进滨江风光带、明外郭—秦淮新河风光带等建设,提高城区“绿视率”,增强城市绿化美化立体感。 

  第四,突出健康人文的社会关怀。要把南京建设成为人的现代化先行区,坚持提高人的文明素质、人的发展能力与彰显南京人文特质相融合,推进人的全面发展。大力构建全民终身教育体系,重塑新时期城市精神,全面促进人的科学文化素质、民主法治意识、文明行为养成、创业创新能力、社会公德水平、思想道德品质、心理健康程度明显提升。要大力加强社会精神文明建设,形成全市人民共同认可接受的价值观体系,净化社会环境、改善社会风气,引导健康城市,塑造文明环境;加大对尊老爱幼、扶持弱小、奉献爱心等社会公德、传统美德的教育宣传,鼓励形成全社会的人文关怀氛围,做到同事间、社区间、邻里间的相互关心、相互帮助、相互支持,努力推动社会人际关系的健康有序。要进一步加强人文关怀,践行好群众路线,建立多层次多渠道的对话沟通制度,主动密切联系群众,更好倾听群众诉求;构建多渠道多层次的社会慈善救助体系,对尚不符合政府救济标准但生活确实困难的人群给予适当的帮助;完善社区社会心理辅导调适功能,及时恰当地在精神层面予以救助。 

  第五,提升健康医疗的配置水平。要加快医疗卫生“十三五”规划制定和医疗卫生重点项目建设,完善医疗卫生设施布局规划,加快构建市、区、街镇三级医疗体系,鼓励和引导南京地区各类医疗机构发展;优化城乡基层医疗卫生服务,深化区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落实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均等化;重点改善市、区专业公共卫生服务机构软硬件条件,加强城市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站)基础建设,加快农村镇卫生院、村卫生站标准化建设,打造15分钟卫生服务圈。要强化重大疾病防制和公共卫生管理,完善重大疾病防控体系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机制;加强卫生应急队伍和装备建设,着力提升重大疾病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预测预警和处置能力;加强对重点慢性非传染性疾病高危患者的有效干预和服务;深入开展爱国卫生运动,开展健康社区、健康村、健康单位创建活动。要优化医疗卫生资源配置,加快江宁、浦口、六合、溧水、高淳等区域医疗中心建设;引导优质卫生资源向江北、河西、麒麟等新城新区及薄弱区域流动,使卫生资源布局更加均衡、结构更为优化;提高卫生服务和资源的可及性、公平性和利用率,使卫生资源配置与全市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相适应,与居民卫生服务需求相匹配。 

  第六,打造健康服务的保障体系。要健全公共服务和社会保障体系,加快发展居家养老、社区养老、机构养老,力争在“十三五”时期,全面建成以居家养老为基础、社区养老为依托、机构养老为支撑、社会为主体、覆盖城乡的社会养老体系;建立健全以公共租赁住房为主的保障性住房体系,积极解决城市最低收入、低收入和中等偏下收入家庭住房困难问题;健全公共就业服务体系,鼓励自主创业,促进充分就业。要健全食品药品安全责任体系,建立健全市、区、街道食品药品安全监管网络,加大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力度,健全和完善农产品质量安全监测体系;加强食品流通市场监管,加强食品安全应急预警体系建设,开展食品安全风险监测和评估,切实提高食品安全预警和应急处置能力。要健全社会治理和交通管理体系,着力构建组织严密、网络健全、反应迅速的犯罪打击体系、治安防范体系和社会控制体系,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加强健康交通建设,坚持公交优先,加大公共交通投入力度,完善公共自行车交通系统;加强校车管理,提高群众特别是青少年的交通安全意识,减少交通事故的发生。 

  第七,加强健康素质的培养提升。要坚持计划生育基本国策,有序实施单独二孩政策,扎实做好婚前保健、孕前保健及孕前优生健康检查,产前筛查诊断,新生儿疾病筛查三级干预措施,建立城乡一体化的妇女病普查制度,努力提升出生人口素质和妇女儿童健康水平。建立学生健康档案,免费为义务教育学生体检、免费为适龄儿童提供窝沟封闭等口腔检查防治服务。积极开展“全民健康生活方式行动”,推进健康生活方式示范单位建设和慢性病防控综合示范区建设。加强对居民营养监测和合理膳食指导与干预,通过推出简便易行的健康支持工具,帮助市民改变不良饮食习惯,全面普及合理营养知识,提高市民合理营养知识知晓率,推进社区、机关、单位食堂等公共营养服务,引导市民形成低盐少油低脂的科学营养平衡膳食。预防和控制未成年人吸烟,开展青少年拒吸第一支烟活动。引导市民从我做起,告别不卫生习惯,杜绝不卫生行为,保持个人家庭清洁卫生。加强精神卫生服务体系建设,加强心理健康服务,促进精神卫生工作发展。 

  第八,推动健康产业的配套发展。要大力发展基于市场的医疗服务业,逐步形成以公立医院与民营医院共同促进、共同发展的医疗产业格局,形成以患者为中心,国际一流水平的个性化、精细化、高附加值、形式多样的医疗服务体系。要大力发展基于南京特色的医药制造和医疗器械产业,深度挖掘南京医药制造业老字号的市场价值,支持和鼓励建设集约型生产基地和产业园,不断开发新产品;扩大在医疗器械领域的研发投入,引进一批有竞争力的医疗器械生产企业,做大做强南京医药和医疗器械制造业。要大力发展基于优质医疗服务的养老服务业,科学合理布局公益性的养老服务机构,满足市民养老需求;吸引社会资源进入养老服务业,提供差别化的养老服务产品,满足多元化的养老需求,做大做强养老服务业。要大力发展基于医疗保健的休闲产业,进一步挖掘南京及周边地区的江景、山地、温泉、森林、田畴、花场、农庄、湖泊、古村等资源,充分整合绿道资源,注入更多的医疗保健和休闲娱乐元素,努力拓展休闲产业的发展空间,引导南京的健康休闲产业做出特色、做出品牌。 

  第九,推进健康体育的普及完善。要积极推进全民健身运动,创建一区一品牌群众体育品牌,举办各种健身展示和竞赛活动,力争每个市民都喜爱、学会和参与一项体育活动,提高体育人口比例;积极开展国民体质测监,每年为市民进行体质检测,并建立体质电子档案,提供多样化的健康服务。要加强体育设施建设,建设集体育、生态、休闲、运动及娱乐等功能于一体的体育景观体系,为提高百姓体育健身生活品位提供优质服务;加快推进体育健身场所建设,盘活公共体育场馆资源,提高人均拥有公共体育设施面积;发展全民健身指导和志愿服务队伍,在公园、健身广场等增设健身辅导站,为居民提供健身指导。要强化竞技体育发展。明确竞技体育在全市发展中的定位,促进促进竞技体育和健身体育的协调发展;积极承办各种赛事活动,不断提高竞技运动水平和城市知名度;继续实施金牌战略,以竞技体育促青少年体育工作和全民健身运动开展。同时,要进一步整合竞技体育资源,提升体育专业人才和社会体育人才培养层次,大力提升竞技体育核心竞争力。 

  第十,创新健康城市的引领机制。要推动体制机制创新,加强组织领导,建立全市建设健康城市工作联席会议制度,由市政府主要领导担任第一召集人,分管副市长担任第二召集人。成员单位包括市有关部门及各区政府。联席会议办公室设在市卫生局,负责健康城市活动的日常组织协调工作。联席会议办公室下设不同的专职工作组和专家顾问组,分工协调,各负其责。要推动规划政策实施,加快研究制定南京推进健康城市建设的意见和行动计划,根据意见制定健康城市“十三五”规划,明确南京在十三五期间健康城市建设的目标、路径和措施。市有关部门,尤其是承担具体目标任务的部门,要制定详细的年度工作计划和具体实施方案,有计划、分步骤地推进规划实施,从资金、技术、人力等方面确保各项目标任务落实到位。要加强舆论宣传引导,宣传建设健康城市理念,将健康城市建设与重大环境纪念日、卫生日、爱国卫生月等活动结合起来,组织市民群众参与各项公益活动,营造从我做起的良好氛围。以群众教育群众的方式,推动群众共同参与,让更多的市民关心城市的公共卫生状况和环境状况,努力改变影响健康的不利因素。 

  总之,建设健康城市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推进健康人群、健康环境和健康社会的有机融合,需要提升城市国际化水平、时代特征和宜居化程度,需要制定实施健康的城市规划、建立可持续的城市发展理念、创新城市的治理方法、落实系列健康行动、提升群众的参与度、树立健康的市民意识,只有如此,才能真正实现生态、宜居、和谐共融的现代化健康城市目标。  

    

  附  件:《健康城市的基本概念及发展状况》 

    

    

    

    

    

    

    

    

    

    

    

  附  件: 

    

  “健康城市”的基本概念及发展状况 

    

  健康城市是一个全新的城市发展模式,其核心是实现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人、自然与社会的和谐,其内涵和实质与建设卫生城市、宜居城市、生态城市、森林城市、文明城市一脉相承。 

  一、健康城市的起源 

  健康城市的概念最早可追溯到 19 世纪。1842年,英国召开的都市健康会议,建议成立英国城市健康协会,负责解决都市健康问题。1942 年,伊利尔·沙里宁在《城市:它的发展、衰败与未来》中提出“有机疏散理论”,指出“任何活的有机体,只有当它是按照大自然建筑的基本原则而形成大自然的艺术成果时,才会保持健康,基于完全相同的理由,集镇或城市只有当它是按照人类建筑的基本原则,发展成为人类艺术的成果时,才会在物质上、精神上和文化上臻于健康。”1976年,Mekeown教授在其著作中提出,19、20 世纪英国和其他一些发达国家健康进步的主要影响因素,不是人们通常所认识到的医疗保健和医疗技术的发展,而是特定的社会、环境和经济情况的变化,如家庭规模的缩小、食物供给的增加、自然环境的改善以及特别的预防和治疗措施等。这是被公认的、最早提出健康城市的论断。 

  1984 年,世界卫生组织在加拿大多伦多市召开的名为“超级卫生保健——多伦多2000 年”大会上,第一次提出“健康城市”概念。1985—1986 年,世界卫生组织欧洲办事处发起了“健康城市项目”,重点是健康促进并致力于将“2000 年人人享有卫生保健”和《渥太华宪章》所提出的健康促进策略转化为可操作的实践模式,该项目发展为后来的“健康城市”运动规划。建设健康城市是世界卫生组织倡导的一项全球性战略,旨在应对快速发展的城市化进程给人类健康带来的严峻挑战。 

  二、健康城市的内涵特征 

  健康城市是以一个全新的角度重新解读的城市,城市不仅仅作为一个经济实体存在,而首先是一个人类生活、成长和愉悦生命的现实空间。创办人汉考克和顿尔认为,“健康城市是一个有连续性、创造性,经常改良该市的生活和社会环境的城市,并扩展社会资源,使市民能够互相支持日常的一切生活运作并协助他们使他们的潜能能够发挥到最高峰点”。世界卫生组织对健康城市的定义是,一个能够持续创造和改善其自然和社会环境,扩大社会资源,使人们能够相互支持,履行生命中的所有功能,实现可能达到的最理想的健康状态的城市。可见,健康城市这一概念已由传统的自然环境保护的简单内涵,扩展到了环境、社会与人的有机结合与协调发展,其意义超越了我国的“卫生城市”、“环保模范城市”,也超越了欧美的“田园城市”、“生态城市”等理念,对于现代城市的发展有着鲜明的导向作用。 

  健康城市的基本特征包括:健康、安全和高质量的自然环境;稳定、可持续的生态环境;社区之间相互支撑,没有内耗;居民对于影响其日常生活、健康和福利的政策拥有较高的参与度和决策权;能够满足全体城市居民的食品、用水、居住、收入、安全和就业等所有基本需求;居民拥有各种各样的机会和丰富资源,相互之间有着密切的联系和交流;城市经济呈现多样化,富有创新精神;鼓励延续传统文脉,并做到在群体和个人之间相互交流;所有居民都能够享有高质量的保健和医疗服务,整体健康状况良好。可以看出,健康城市的提出是对未来城市运行状态的美好设想和远景展望,其基本特征由一个个发展目标和一系列可持续发展理念组成,具有比其概念更强的指导性。 

  在我国,普遍把健康城市理解为从城市规划、建设到管理各个方面都能以人的健康为中心,保障广大市民健康生活和工作,使城市成为人类社会发展所必须的健康人群、健康环境和健康社会有机结合的发展整体。健康城市建设是一场用现代文明替代传统文明的深刻革命,致力于促进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人之间和谐相处,促进人的身心健康,体现出城市规划建设管理全新的健康理念。健康城市建设的领域涉及城市规划建设管理、城市公共服务配套、环境保护及生态建设、园林绿化、食品安全、公共卫生服务、基本医疗保障、公共场所安全、公共交通安全、住房就业和接受教育程度、健康知识普及等方面;基本要求是建立健康人群、健康环境和健康社会,提升一个城市国际化水平、时代特征和宜居化程度;主要措施是制定实施健康的城市规划、建立可持续的城市发展理念、创新城市的治理方法、落实系列健康行动、提升群众的参与度、树立健康的市民意识,实现生态、宜居、人性、和谐的现代城市目标。 

  三、健康城市的指标体系 

  健康城市由健康人群、健康环境和健康社会三者有机融合。健康人群是指处于健康状态的市民群体,包括生理健康、心理健康和社会适应性上的行为健康;健康环境是指可以创造良好生理、心理及社会适应性的环境状态,它拥有一套完整的评价指标体系,包括感官指标、心理指标、理化指标和生物指标;健康社会关系是指社会成员之间的一种安宁而和谐的健康互动关系,即公共部门、私人部门(如企业)和城市居民三者相互作用达到一种平衡的理想状态。 

  世界卫生组织倡导的健康城市在创新了健康新理念的同时,也带来了健康评价新标准。一是关于人群健康,包括自我感觉健康、生活满意度、各类意外伤亡状况等 48 项;二是关于城市基础设施,包括自来水使用状况、下水道铺设状况、交通状况、居民区及商业区面积状况等 19 项;三是关于环境质量,包括大气清洁情况、水中微生物、城市植物平均覆盖水平等 24 项;四是关于家居与生活环境,包括人均住房面积、垃圾循环利用量、城市公园面积、安全指数等 30 项;五是关于社区作用及行动,包括健康、环保等志愿者的数量,参加社区活动的人口比例,人均公共运动设施数,人均娱乐场所面积,卫生服务信息、健康生活方式信息的公众知晓率等 49 项;六是关于生活方式及预防行为,包括控烟政策状况、重点疾病及人群定期检查状况等20 项;七是关于保健、福利以及环境卫生服务,包括初级卫生保健服务覆盖率,人均医生、护士、医院数量,30 分钟内能得到紧急医疗救护的人数,食品检查的年平均人次数等 34 项;八是关于就业及产业,包括各年龄段人口的失业率、各产业人口的比例等 31 项;九是关于收入及家庭生活支出,包括家庭年收入,家庭的食品、住房、教育、娱乐支出情况等 17 项;十是关于人口学统计,包括人口增长率、人口的年龄结构等 22 项。  

  四、国内外建设健康城市的实践 

  面对 21 世纪城市化等问题给人类健康带来的挑战,世界卫生组织于1986年首次设立健康城市项目,随后建立起欧洲健康城市工程网络,到2008年参加该网络的城市已达到4000多个,至今健康城市已发展成为一个世界性运动。世界各国在政策制订、项目管理、指标评估等方面都积累了不少经验。   

  (一)国外健康城市建设典型  

  从国外经验来看,健康城市建设主要是基于卫生、健康、住宅、就业、教育、交通、毒品等城市问题,提出明确健康目标,并有计划地进行阶段性分解,通过设立专门部门研究和社区行动计划相结合的方式,改善城市问题。  

  1、多伦多。加拿大的多伦多市被视为健康城市诞生地,并最先开展“健康社区”活动。多伦多市将健康城市、安全城市、可接近城市等相关力量联合,以扭转传统的市政组织系统,打破公园、治安、工程、公共卫生、都市计划等专业专项,共同致力于城市的发展,并主要解决社区人口结构的改变、健康不平等、环境污染及一些新的健康问题。1974 年加拿大的健康与福利部门开创加拿大健康城市行动,强调改变人民的健康要从生活型态及环境改善做起,其次才是改变健康照护组织及医疗服务。1988年,加拿大的健康社区活动已经覆盖了全国各主要城市,包括农村的一些乡镇,并逐渐在省级水平建立了健康社区或城市网络,比较著名的有渥太华健康社区联盟等。加拿大的健康城市运动对1970 年后的欧洲及美国都有重要的影响。  

  2、利物浦。英国的利物浦市在1987 年首先提出为期五年的健康城市计划,目的在于促进市民的健康与福利,其中有关改善城市健康的指标方面,主要有居住、失业及贫穷、环境、心脏健康、癌症、意外事故、儿童行为、性的健康、资源滥用、心理健康等十个项目。利物浦的城市健康计划草案产生过程中,大众参与的规模、投入的程度都是史无前例的。这也充分反映了社区参与和多部门合作是世界卫生组织的全民健康策略中的主要原则。  

  3、印第安纳。1988年,美国印第安纳健康城市计划是在印第安纳公共卫生协会和印第安纳州6个城市的共同努力下实施的。健康城市计划在政府、商界、艺术界、科学界以及广大城市居民共同努力下,使居民就健康的概念达成共识。计划的实施改善了社区的生活服务和其他生活资源的供给。良好的住宅和充足的教育、完善的交通、清洁的环境、适合居民步行和休憩的街道与公园,都有助于促进健康城市的建设。印第安纳州健康城市计划的独特之处在于,高度重视城市社区领导权在建设健康城市中的积极作用,把它看作是建设健康城市的前提条件之一。  

  20世纪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随着欧美等发达国家启动健康城市项目,地处西太区的澳大利亚、马来西亚、日本和新西兰也加入了这一运动行列。1991年,世界卫生组织西太区首次召开有关解决城市卫生问题的会议,在日本东京成立健康城市研究合作中心。1991年,世界卫生组织除了讨论发达国家面临的城市健康问题,更把讨论的话题扩大到了广大发展中国家所面临的环境保护和市民健康增进问题。马来西亚于1994年启动健康城市项目,选择古晋和新山市为试点城市。1995,世界卫生组织发表了政策性文件——《健康新地平线》,探讨以最好的方法去鼓励、促成和帮助人们避免疾病与残疾以保持良好的生活方式、环境以维护自身的健康。提出了创建健康城市、健康岛屿、健康场所作为21世纪健康的战略目标。1996年,柬埔寨、老挝、朝鲜、蒙古、韩国等开始开展健康城市计划。1999年10月,世界卫生组织在苏州吴江举办健康城市学习班,主题是研究21世纪健康问题,拟定了2000—2003年西太区健康城市规划,并确定了健康城市的实施方法。 

  (二)国内健康城市建设实践  

  1994年我国与世界卫生组织西太区进行健康城市项目合作,北京东城区、上海嘉定区、重庆渝中区、海口市、大连市、苏州市先后被选为项目合作城市;2007年,全国爱卫会在上海市正式启动建设健康城市活动,大连、上海、杭州、苏州、张家港、克拉玛依6个城市被列为第一批健康城市试点城市。2008年以来,我国先后在杭州、大连举行了健康城市市长论坛、在唐山举行了健康唐山论坛、在北京举行了健康城市建设经验交流会,发表了健康城市杭州宣言、唐山共识、北京倡议等。我国将健康城镇建设纳入卫生事业发展“十二五”规划,健康北京、健康重庆、健康山东、健康湖北成为当地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目标。 

  1、苏州。苏州市是中国向世界卫生组织正式申报健康城市项目试点的第一个城市。2002 年开始启动健康城市建设,2006年世界健康城市联盟大会在苏州举行,与会市长共同签署了《健康城市市长苏州宣言》。苏州采取“条块结合,以块为主”的工作方式,把建立洁净、高质量的物质环境作为建设健康城市的重要基础,通过科学制定城市发展规划,完善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坚持环保优先,推进生态建设;综合治理水环境,提高城市垃圾处置能力;加快老城区改造,改善居住环境等一系列措施,取得了较好的成效。“十二五”期间,苏州市将形成以苏州城区为中心,打造拥有健康环境、健康社会、健康服务和健康人群的全国第一个健康城市群。 

  2、上海。从 2003 年开始,上海市已实施了两轮健康城市建设三年行动计划。在建设过程中,按照整体推进、个性发展的原则,开展了各具特色的项目活动,如静安区的健康楼宇、闵行区的健康市场、黄浦区的健康里弄、杨浦区的社区老年关爱等活动。紧密结合2010年上海世博会筹办、公共卫生体系建设、环境保护、新农村建设等重点工作,全面开展了“五个人人”健康市民行动和健康场所建设等健康促进活动,有效地促进了市民健康与环境、社会和谐发展。2011 年世界卫生组织健康城市合作中心在沪设立,进一步推动了我国爱国卫生工作与国际接轨。 

  3、杭州。杭州开展健康城市活动经历了三个阶段:前期调研、试点工作、正式启动。2005年杭州市开展了建设健康城市可行性专题调研,随后在上城区、下城区和拱墅区开展了健康城市试点工作。被列为全国6个建设健康城市试点城市之后,杭州市建设健康城市工作于2008年1月正式启动,在全市推广开展,并列为市政府为民办十件实事之一。7月,制订了《杭州市健康城市三年(2008—2010年)行动计划》,提出了七个“人人享有”目标和营造健康文化、保护健康环境、优化健康服务、培育健康人群、发展健康产业、构建健康社会六大主要任务。同年,受全国爱卫办的委托,为“国家健康城市”制定标准指标体系和评估体系。2011年11月底出台了杭州市健康城市“十二五”规划,制定了44项“十二五”期末应达到的综合指标,其中包括全年空气质量优良天数比例、每百名老人拥有养老机构床位数、人均体育设施用地面积等基本公共服务项目。  

  4、北京。北京奥运会以来,市委市政府借着奥运会制定了“健康北京人十年行动规划”,提出了在北京建设健康城市,并在全国城市当中首先将健康城市纳入了“十二五”规划,制定了健康城市建设“十二五”规划。在组织措施上,不仅要求各委办局和区县领导亲自抓这项工作,而且还专门成立了开展健康城市建设研究和促进工作的北京健康城市建设促进会,使健康城市建设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并取得了显著成绩。 

上一篇:报送《加快推进社会组织转型发展充分发挥其在社会治理中的重要主体作用的建议案》
下一篇:报送《关于加快南京电子商务发展的建议案》
[关闭窗口]
南京政协
南京市政协 主办单位
建议使用分辨率:1024*768 IE8.0及以上版本浏览
南京市信息中心 技术支持
苏ICP备05011449号-1
您是第 位浏览者
委员之家机关工作平台